察布查尔县干部为各族群众解难题办好事,工作下沉变办公室下沉

工作下沉变办公室下沉:“迎检”办公室,4年竟装3次!

落实的重点是“实”(今日谈·纠正“四风”不止步)

1月28日,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民政局负责人一手拿着低保户买买提热依木递交的票据,一手在用计算器计算着。这是察布查尔县举办的主题为“听老百姓最真实的声音”座谈会上现场办公的一幕。

社区一间2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在短短4年内,竟被3家不同的区级部门(区民政局、人社局和司法局)前后装修了3次,每次都花费十几万元。但装修好、挂了牌子之后,这间办公室却基本闲置,工作效果就体现在各部门在最基层的社区落实了一间办公室。

为了配合上级考察、检查,某地社区一间办公室,4年内被3家不同的区级部门根据各自的需要装修了3次,每次改造花费都不少,但挂牌后基本闲置。办公现场成了“秀场”。

“县领导与我们面对面交流,这种形式真是太好了,我们可以直接把心里话说给党和政府听,解决我们的实际困难。”该县察布查尔镇查鲁盖东街社区低保户买买提热依木说。当日,该县50余名社区群众与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县直相关部门负责人围坐在一起,聊民生、听民意、解民忧。

半月谈记者发现这种现象并不少见。基层干部反映,不少部门落实工作都喜欢“横向到边、纵向到底”,但往往是办公室“到边、到底”,而工作却未能真正落实。

做工作当然需要办公场所,但落实工作,不能只“落实”在建个办公室上,关键还是看所配备的基础设施发挥了多大效用。如果没有困难群体,却硬是建“慈善超市”,已有多个家政公司,还要增加家政服务点,这样的“落实”,不仅空耗资源,也折损了自身公信力。

买买提热依木反映,他的妻子患有心脏病,在州新华医院治疗,已经花费了18000余元。近日,主治医生建议其转到乌鲁木齐市大医院治疗,但高额的手术费让他无力承担。县民政局负责人针对他反映的问题当场给予答复。在仔细核对了买买提热依木的妻子住院治疗单据、新农合报销单据后,根据二次大病医疗救助有关政策,现场核算出可以解决买买提热依木5102元的大病医疗救助款。10分钟后,县民政局干部就将救助款交到了买买提热依木手中。

“迎检社区”办公室 :4年装3次,坚持空置

做任何工作都要真抓实干,以群众的实际需求和工作的实际效用为标准。落实落实,重点在于“实”。

“我妻子有救了,我可以用这个大病医疗救助款带妻子去乌鲁木齐市看病了。通过新农合和县里的二次大病医疗救助,我们自己只花费了900多元。”买买提热依木说。

龙船巷社区是西部某市主城区的一个“迎检社区”。当地干部解释说,这是专门用来迎接领导考察或检查的“明星社区”。

座谈中,来自察布查尔镇5个社区的23位群众提出了关系到他们切身利益的问题,均得到了满意答复。社区居民吴寿华就是其中之一。据吴寿华反映,8年前,她和丈夫在县城开了一家家政公司,但由于资金紧张,无法购置大型设备,制约了公司发展。5年来,吴寿华一直想把家政公司做大,但多次去金融机构贷款时,都因她的贷款资格不够未能如愿。州党委常委、察布查尔县委书记王奕文了解到吴寿华反映的问题后,立即责成政府有关部门研究,为吴寿华等真心想干事业但又遭遇贷款难的居民解决小额贷款问题。

因为领导来得多,所以各个部门的重点工作、创新工作很多都拿到这里来落实。社区常住人口15000多人,有7名工作人员,拥有一栋办公面积达1600平方米、20多个房间和综合办事大厅的办公楼。

吴寿华对记者说:“能与县领导面对面座谈,反映问题、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我非常开心。县领导的答复,使我对企业今后的发展有了新希望。”

“4年3次装修,每次10多万元,装完了又空置,几乎没发挥什么作用,真让人心疼!”社区一位干部指着办公楼底层一间20多平方米的临街办公室说。

据了解,该县还将连续举办3场面向村党支部书记、村干部、致富能手、产业带头人、离退休干部、中青年后备干部座谈会,听取基层各界最真实的声音,以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问效于民,做到百姓第一、民生第一,为各族群众解难题、办好事。

据了解,4年前,区民政局为落实进一步做好慈善事业的要求,提出在每个社区都建设一个社区慈善超市,专门为社区困难群体免费发放救助物资。于是,花费10多万元将这间办公室装修一新,铺设了地板、购买了货架、安装了LED显示屏,还配置了空调。

“其实我们社区没有特别困难的群体,低保户只有一户。”社区干部说,办公室建好后一直都空着,货架上啥都没放。只有验收检查的时候放些米面油,低保户也从没来这里领过。

仅仅一年后,区人社局为打造支持家庭服务业发展的工作亮点,要在基层社区建“家庭服务业超市”。经过人社局和民政局交涉,又花了10多万元装修费,把办公室改造成家政超市,计划让辖区里所有的家政公司轮流集中到这里“开业”。

社区干部们统计,这个超市开了2年多,家政公司在这里“开业”的时间一共是10个半天,几乎都是为了迎接检查或媒体采访。干部们说,家政公司本身就有网点,居民需求又不全集中在这个社区,所以开门也没人来。

社区干部透露,很多次媒体来采访,社区工作人员只好冒充家政公司员工站在柜台前,还要组织几个社区居民表演。

2017年底,区司法局领导来考察落实法律服务进社区工作,看见这间空置的办公室后说,就做一个法律超市吧。于是又花了10多万元,装修成了法律超市。

“现在看来,法律超市还比较实在,有法律志愿者坐在里面为小区居民调解矛盾纠纷,提供法律咨询等服务。”不过社区干部表示还是有点担心,不知道志愿者能坚持多久,领导力度有多大,会不会力度一小,热度一过又闲置了。

落实工作变成落实办公室

半月谈记者发现,这样落实工作变成落实办公室,办公室又闲置无用的现象在基层社区并不少见。在一个社区半月谈记者看到,这里的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变成了工作人员午休的地方。社区工作人员说,这是市民政局几年前统一打造的社区养老项目,每个投入了10万元建设启动资金。因为没有多少养老功能,几年来没有老年人到这里休息。

社区干部普遍反映的闲置办公室还有:计生宣传服务工作站、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室,以及一些名目繁多而无需求的便民服务室,甚至包括一些社区警务室。

采访中部分干部群众认为,造成“工作下沉变办公室下沉”的原因有三。

一是各级部门落实工作作风不实,形式主义严重。有干部说,一些部门干工作习惯强调“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简单把工作覆盖面和延伸面作为评价工作是否做实做好的最重要标准。办公室建在那里一眼就看见了,成效怎么样却难以或不愿较真去评价。

二是创新观出了问题。各种名目繁多的办公室,不少是一些部门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创新成果。一些领导干工作为秀出自己的政绩,就瞎创新、乱创新。

三是对各项工作成效缺乏有效的评估和奖惩机制,一些部门、干部天天都在忙工作、搞创新,但忙的成效怎样没有科学评价。

基层干群呼吁,要倡导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对办公室使用频率、使用成效等,尽可能采用量化的指标,对基本闲置的各类办公室进行清理整顿。同时,对各级单位、部门在基层下设办公室设置严格的门槛。更重要的是,进一步建立健全落实工作的成效评估和奖惩机制,谨防把落实工作异化为只是落实办公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