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达木盆地干柴沟油气勘探获新突破,冬战柴达木的压裂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为压裂现场。 温彦博 摄

图为沟壑纵横的柴达木盆地。 孙睿 摄

图为地处柴达木盆地的青海油田狮子沟采油作业区。 孙睿 摄

中新网西宁1月14日电 题:冬战柴达木的压裂“将士”

中新网西宁9月22日电
记者22日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青海油田分公司获悉,柴达木盆地干柴沟油气勘探获新突破。

中新网西宁11月9日电 (孙睿 李云
王得刚)记者9日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青海油田分公司获悉,柴达木英西探区预探井狮61井获高产工业油气流。

作者 孙睿 暴海宏

青海油田是甘肃、青海、西藏三省区天然气供给的“大本营”,也是青藏三江源地区清洁能源供给的“储气库”。因此,探明更多优质天然气资源,高效开发气田,对拉动西部地区地方经济建设和改善民生、保护环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作为富含油气的柴达木盆地成为国内油气勘探热点地区之一。英雄岭构造带位于柴达木盆地西部富烃凹陷区,依次划分为英西、英中、英东、英北4个大型构造,是青海油田海拔最高、地质情况最复杂、地表条件最艰苦、工程技术保障最困难,也是油源条件优越、各类圈闭发育、成藏背景有利的区带,勘探面积达2950平方公里。

1月12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青海油田分公司(以下称“青海油田”)井下作业公司压裂技术服务大队31岁的技术员孙晓雨正在仪表车间协调指挥狮41H1-3-506井第七段压裂施工的车组运行。18台压裂车、2台混砂车、8台砂罐车、2台吊车同时开动,发出嗷嗷的“吼叫声”。

据青海油田介绍,9月13日,狮60井第Ⅰ层组经过措施改造后,日产油12.1立方米、产液60.68立方米。这口井获得工业产量,标志着柴达木盆地干柴沟区块油气勘探获突破。狮60井也晋升为世界海拔最高油井。

青海油田介绍,狮61井是青海油田在柴达木盆地英西南带低斜坡部署的一口预探井,在钻进过程中发现气测异常显示123层,计310米。10月31日对狮61井进行压裂施工,随后放喷求产,油压高达42兆帕,获得高产工业油气流,从而证实了英西南带低斜坡有着良好的含油气性,有望形成柴西南岩性油藏勘探新局面。

“英西地区早晚温差近20摄氏度,即使在白天,温度也只有零下15摄氏度。压裂技术服务大队想方设法克服寒冷天气带来的影响,通过170多名压裂‘将士’的不懈努力,首次实现了两套车组两个水平井平台同时施工,保证了油田产能建设顺利实施。”孙晓雨说。

狮60井位于柴达木盆地干柴沟构造3号圈闭,井口海拔3620.13米,是2017年勘探部署的一口跨年预探井,完钻井深4990米,主要勘探任务是探索干柴沟构造E3含油气性,为今后勘探部署提供依据。

柴达木盆地英西探区预探井狮61井措施改造后,用4毫米油嘴放喷,日产原油81.78立方米,助力青海油田高质量科学稳健发展。

2018年,青海油田昆北蓄能压裂期间,为了保证16口井施工质量和工期,孙晓雨吃住在仪表车间,有些时候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困了就靠着凳子后背眯一会儿。

干柴沟构造山高谷深,地形切割深、相对落差大,给生产组织带来极大挑战。狮60井在第一层组射孔后试油抽汲没有液量。经油田地质专家“会诊”,决定对第Ⅰ层组进行压裂施工,目前返排率约15.48%,含油量正在逐步上升。

“为啃下柴达木盆地油气勘探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青海油田依靠勘探技术的进步和勘探理念的转变,已在英西平面发现了狮38、狮49、狮52等6个油气富集区,纵向落实了盐间、盐下6套含油层系。”青海油田表示。

井下作业公司压裂技术服务大队大队长虎元林说:“今年是油田实现冬季连续生产的第二年,压裂技术服务大队以保油气上产为己任,每天8点开始施工,完成一个层段,准备好下一个层段的施工后才休息。一切顺利,晚上10点左右就能收工。遇到复杂的情况,经常忙活到凌晨,很多时候吃住在井上。2018年,完成压裂261井次522层,酸化407井次647层,完成配液51万立方米,配液量是过去四年施工规模的总和。”

青海油田表示,狮60井获得工业油流,打破了青海柴达木盆地干柴沟地区48年久攻不克的找油找气困局,为青海油田在该地区勘探部署指明了方向。

随着青海油田的快速发展,大型压裂施工需求呈几何趋势增长,东到都兰、柴旦,西北到尖北,南北纵横1000度公里,东西横跨500多公里,井下铁军压裂将士征战的脚步从未停歇。

跃90井位于柴达木盆地西部尕斯构造,是一口预探井。前往跃90井的20多公里路,车子走了1个多小时。由于地处戈壁,通讯信号差,没有参照物,车子差点与井队“失联”。

跃90井正在进行下替浆灌注作业,井下作业公司试油测试大队S04818队队长郭罡忙里偷闲介绍说:“这是我们队今年试油的第四口井,今年已完成试油气13层组,投产维护5井次。我们施工的最远的一口井柴页2井,距离花土沟基地600多公里。”

试油作业的井大多是探井,施工区域在偏僻的“无人区”。社会依托条件差,手机信号特别差。队长既要抓生产,还要管好16个兄弟的吃喝拉撒睡。“久而久之,我们成了兄弟,成了家人。干活时,大家互相提醒,互相保护,生怕出一点儿差错。”郭罡说。

井下作业公司试油测试大队副大队长周胤男说:“根据井况的不同,有些井需要施工作业20天,有些井则需要50天,甚至更长时间。”

柴达木盆地冬季异常寒冷,试油队每天的施工作业要“撵着”太阳走。

“天冷了,队上还安排厨师为大家熬姜汤,驱驱寒。”柴司宋海涛说。

油乎乎的工衣,晒得脱皮、冻的透红的脸,是见到宋海涛的第一印象。宋海涛今年40岁,是一名转业军人,家在兰州,孩子今年8岁了。白天他忙着维护设备,晚上空闲时,他就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当遇到信号不好的施工区域,他就会爬上附近的山坡,“搜素”手机信号强的地方,年复一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