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安排的集体度假能否取代劳动者年休假,劳动合同写了这句话

图片 1

案情概要】

图片 2

案由:

2011年6月1日,原告班蕊与被告盈科律师事务所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其从事律师助理工作,为期一年,月基本薪资为3000元。2012年6月1日,双方续签了劳动合同,期限至2013年5月31日。合同到期后,班蕊继续在盈科律所工作,但双方未签劳动合同。2013年10月21日,班蕊与盈科律所签订名誉合伙人合作协议。

荣某于2006年2月18日入职布伦公司,双方于2012年1月1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荣某月基本工资为税后18333元。

2009年10月1日,曹某入职北京某投资公司任公司总裁。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自2009年10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曹某的月薪为25万元,年终奖为96万元。

2014年5月26日,班蕊提起仲裁,要求盈科律所支付2013年10月21日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2011年6月日至2013年10月20日未休年休假工资等事项。

公司在劳动合同中郑重约定:“下一年工资按上一年国家GDP涨幅调整工资涨幅”。

2012年12月31日,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后,双方未续签劳动合同。

审理过程中,盈科律所称其组织班蕊所在的团队休假,安排班蕊于2012年6月24日至30日至泰国度假7天、2013年6月25日至29日至北戴河度假5天,其所应得的年休假已经享受完毕。班蕊称其月收入为基本工资8150元加饭补200元,盈科律所认可该数额,但认为上述钱款均是其所服务的律师向班蕊支付的。

2016年2月23日,公司发出通知,调整荣某办公地点的楼层,荣某签字表示不同意。

2013年11月9日,北京某投资公司以曹某利用开紧急会议、谈话、电话等方式阻止X公司、X平台骨干正常参加集团会议,严重违反制度,严重违背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基本良知和操守为由,决定对曹某处以停职停薪,视其认错表现决定下一步处罚。

【判决结果】

2016年3月1日,公司发出待岗通知,安排荣某待岗,荣某签字表示不同意。

2014年5月4日,曹某以北京某投资公司未与其续签劳动合同书、无故停薪停职、拒绝缴纳社会保险、未支付加班费、未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为由,解除了与北京某投资公司的劳动关系。判决:

仲裁:盈科律所支付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2013年10月1日至20日期间工资、2011年6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未休年休假工资551.72元。

至此,双方和谐劳动关系已经破裂。

法院经过审理,依法判决如下:

一审:盈科律所支付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2013年10月1日至20日期间工资、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未休年休假2天工资补偿1535.63元。

2016年3月6日,荣某突然以快递形式向公司发出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认为公司未按照国家GDP涨幅调整工资涨幅,属未足额支付工资,提出被迫解除劳动合同。

一、北京某投资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曹某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至二○一三年十一月九日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422413.8元,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78345元,二○一四年一月至二○一四年四月工资1000000元,二○一○年十月一日至二○一三年十一月九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1057471.26元。

二审:改判盈科律所支付未休年休假11天工资补偿8445.98元,其余维持原判。

解除劳动合同后,荣某立马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差额、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年休假工资及办理社保转移手续。

该投资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评析:

【争议焦点】

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公司支付荣某2013年12月1日至2016年3月6日税后工资差额46931.51元、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64806.5元、2015年未休年休假工资10490.72元,公司为荣某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

总裁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有没有二倍工资?北京某投资公司与曹某签订了期限至2012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书,之后没有续签。曹某虽为北京某投资公司的总裁,其签署各类文件系履行其工作职责,但并不能证明其有代表北京某投资公司与其本人签署劳动合同的权利;北京某投资公司未与曹某续签劳动合同违反了法律规定,应支付曹某2013年5月21日至2013年11月9日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422413.8元(25万元÷21.75×9天+25万元×5个月+25万元÷21.75×6天)。2013年5月21日之前的双倍工资,因已过仲裁时效,法院不予支持。

单位组织的旅游是否算作年休假安排?

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如下:

经济补偿。北京某投资公司有无故拖欠曹某工资的行为,曹某因此提出离职,北京某投资公司应支付曹某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曹某要求的78345元,不超过法律规定的标准,法院予以支持。

【蓝白快评】

1.公司无需支付荣某2013年12月1日至2016年3月6日税后工资差额46931.51元;

巨额的年休假工资。北京某投资公司未提交其安排曹某休年休假的证据,应支付曹某未休年休假工资。曹某提交的职工医院的证明及富拉尔基社保分局的证明可证明其有20年以上工龄,故曹某每年可享有15天的年休假。

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及《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相关规定,“单位根据生产、工作的具体情况,并考虑职工本人意愿,统筹安排职工年休假”;“年休假在1个年度内可以集中安排,也可以分段安排,一般不跨年度安排”;“用人单位确因工作需要不能安排职工年休假或者跨1个年度安排年休假的,应征得职工本人同意”;“对职工应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用人单位安排职工休年休假,但是职工因本人原因且书面提出不休年休假的,用人单位可以只支付其正常工作期间的工资收入。”

2.公司无需支付荣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64806.5元;

曹某不能证明其在入职北京某投资公司前有连续工作1年以上的情形,故北京某投资公司应自2010年10月起支付曹某未休年休假工资。

从上述规定来看,对于职工的年休假安排,用人单位具有“统筹安排”权,用人单位可以选择“集中安排”或“分段安排”;至于“职工本人意愿”,更多体现在“用人单位不安排年休假”、“跨1个年度安排年休假”及“职工书面放弃年休假安排”的情形;对于职工本人的年休假安排,实践中均以事先申请并获得用人单位批准为前提。用人单位可以通过规章制度等确定职工的年休假安排政策,包括“不安排年休假”或“跨年度安排年休假”,职工对规章制度的确认构成其“本人意愿”的推定行使。

3.公司无需支付荣某2015年未休年休假工资10490.72元。

本案中,北京市三中院认为劳动者参加单位组织的旅游不属于享受的年休假的情形,主要基于:1.单位组织旅游为统一安排出行,劳动者是服从单位要求而参加,未体现出考虑或出于劳动者个人的自由意志选择,不符合年休假的本意。2.单位组织旅游活动实际属于单位组织的集体活动,而非劳动者的个人休假,劳动者在此过程中无自由活动的可能,故不符合劳动者个人享受休假活动的本意。3.年休假权属于法定权利,而安排度假类的活动应当属于单位额外给予的特殊福利待遇或奖励,本案中盈科律所为举证该旅游活动为单位安排的法定年休假享受形式,也未证明双方就此达成合意。故不应按年休假对待。

一审查明:荣某主张公司未按照约定涨工资。公司提交了2013年12月至2016年3月的工资明细表,列有基本工资、考勤、增长工资、请假/加班、社保、个税、实发工资,经计算,2013年12月至2016年2月的实发工资总额为546535元、扣减社保总额为7159元,2016年3月实发工资为1376元,未扣减社保。荣王耀对工资明细表中实发数额予以认可。

蓝白对法院部分观点持保留意见,但同意用人单位安排职工年休假时,应当明确表示休假性质,结合本案,用人单位在组织员工至泰国、北戴河度假时,应事先告知员工度假期间将使用员工的年休假,员工参加度假,即视为其对单位年休假安排的认可。在此提醒,用人单位对于职工年休假具有“统筹安排权”,但在安排员工休假时应主要考虑员工意愿,更应当明确具体性质,以免产生不必要的争议。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月工资标准的基数及涨幅计算发放,公司应按照该约定向荣某足额支付工资。

经法院计算,公司向荣某支付的2013年12月1日至2016年3月6日期间工资数额低于按照双方约定的工资涨幅计算的工资数额,故公司应向荣某支付此期间的工资差额。

因公司存在拖欠荣某工资的行为,荣某以此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公司应向荣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一、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荣某2013年12月1日至2016年3月6日税后工资差额46931.51元;二、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荣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64806.5元;三、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荣某2015年未休年休假工资10490.72元;四、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为荣某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五、驳回公司的诉讼请求。

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理由:

1、荣某现在属于待岗,双方没有解除劳动合同。

2、对于工资涨幅,公司已经按照GDP的涨幅给付,只是数额上有出入,不存在拖欠工资的情形。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对于双方的劳动关系,荣某于2016年3月6日发出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双方的劳动关系已经解除,公司主张仍存在劳动关系的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荣某的工资,双方的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按照GDP的涨幅增加工资,双方对于工资的调整有明确具体的约定,但从公司提供的荣某的工资明细来看,所发工资低于按照GDP增长的数额,故公司认为其已经按照合同约定给荣某发放工资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号:京03民终6900号

来源:劳动法库

更多

编辑:傅德慧 石慧

{“type”:2,”valu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