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悲剧,医院里的重症监护室原来是这样的

3月16日,扬子晚报《父亲病重怕人财两空不愿治
儿子发帖请网友帮忙选》报道称,3月15日,一名常州市民吴老师,今年1月31日,其父骑电动车摔成重伤,治疗至今不见好转,面对父亲的生死,他发起了一个投票帖称:“你的投票,决定我老爹的生死。”让网友帮他进行选择。

编者按

“大门紧闭,门外是焦急等待的患者家属,大多神情凝重,门内则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身上带着各种治疗仪器的重症患者。”——这大概是多数人对重症监护室的第一印象。在他们看来,重症监护室是医院最为神秘的地方,也是他们最不愿意与之有交集的地方。

图片 1

不知死,焉知生。今日起,深圳观察推出清明节特别策划,通过走进比常人更近距离目睹生死、触摸逝者的人群,如目睹生死离别的ICU医生、送走逝者的殡葬师,以及选择海葬的逝者家属们,听他们以生者之心讲述对生对死的种种感悟。敬请垂注。

图片 2

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让自己父亲的生死话题,就这样放在网上,供网友进行讨论呢?何况这名发帖子的网友,本身还是一名教师,他难道不知道孝顺父母是自己应尽的义务吗?只能说,目前他是走在人生边上、处在两难境地,他无法既尽孝又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品质,也无法既照顾老人又兼顾自己的工作。

3月25日下午4时,刚从手术室把一位脑出血病人从鬼门关前抢救回来,还来不及歇一口气,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ICU主任黄贤键又匆匆往病房赶去,另一位病人还在等着他。

重症医学科(Critical Care Medicine,CCM),也叫ICU (Intensive care
unit,ICU )
是为患者及时提供多种类、高质量的医学监护和救治技术,以最大限度地确保危重病人生命和生存质量的临床基地,是医院集中监护和救治危重病人的医疗单元。根据收治病种的不同及治疗特色,ICU又分为各专科ICU及综合ICU。

我想,因为这个网帖,常州当地的论坛上,一定是“热闹非凡”。因为短短的一天时间,据记者统计,已经有4万人次阅读加上200多个网友发言。

“黄医生,我老公今天状况如何?”“医生,我爸爸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刚到门口,不远处等候已久的家属们就纷纷围了上来,焦急地打听亲人们的病情。

在一般人的认识当中一旦住进重症监护室,就说明病情危重,很可能有进无出,家属不愿意面对这一现实;在住进重症监护室后,家属不能陪护,每次探视只有十几分钟,害怕中间出什么纰漏;ICU给人第一印象就是花费大,住一次重症监护室出来,感觉要倾家荡产了,大大增加了经济负担。

放弃治疗还是继续坚持?这个话题讨论的内容,可以说每天都在医院里真实地上演着。而这种争论,绝大多数时候是因为病人的病情危重,即便是抢救过来,也肯定不可避免地会留下后遗症。而这样的抢救,却既需要病人在ICU时家里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做支撑,又需要后续做康复治疗时家人有超强体力去完成每天的精心护理工作。

重症监护室,被称为“离死神最近”的地方,集结了生与死的挣扎,以及人间最极致的悲欢离合。

到底医院的ICU里面是什么样的?今天小编就带您走进重症监护室,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如果你的家人没有生过重病,你又没有看到过被抢救过来的脑部受到损伤的病人,其康复生活的常态,你就理解不了我说的话。你会认为家里有钱就可以了吧,使劲往里砸钱就行了吧。其实,即便是有经济能力,病人在ICU时不用担心花钱,但那个时候,你的心里是没底的,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亲人是否能够熬过病情的危重期。

“躺在这里的病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活着。我们就是要竭尽所能,不仅让他们活着,还要活得很好。”黄贤键说。在ICU里,每天都与死神打交道,每年从鬼门关抢救回数百个急危重症病人,却也目睹了许多家庭的生离死别。

初识篇

而在病人顺利熬过危重期,到了后续康复时,你家有钱,请了护工,你作为家属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用烦神。护工只是负责病人的日常康复护理,剩下来的事情都是家属的。而在目前的医保制度下,要求病人必须要“流转”。也就是说,病人住院到了一定的时间,用去了一定量的医保资金,你就必须要办理出院手续,到其他医院“过渡”一下。这个跑来跑去的工作量和其间花费的体力精力,也是病人家属必须要自己承受的。

常睹世间离合苦,力争人生无憾事。黄贤键说,“思念不如相见,只有活着才能相见。只有病人活着,医生才会少些遗憾。”

ICU集先进医疗设备、先进救治技术为一体,收治病种范围广,包括:严重脓毒症、多器官功能障碍、重症肺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急性肾损伤、心肺脑复苏、各种中毒、高危手术患者围手术期管理、各种类型休克、大出血,严重水、电解质紊乱,酸碱平衡失调,以及电击伤、溺水、重度中暑等各种危重病患者。

在今天这个新闻中,这个儿子强调说:“自己发帖的目的不为募捐,不接受捐款。”说明他在目前阶段经济上还没有太大的压力。再看他父亲的抢救情况,因为后续有感染发生,他似乎和常州的医院还有一些医患纠纷,常州的医院也因此拒绝让他父亲回常州继续治疗。他发帖的目的,并不单纯是自己内心里无法权衡是否继续为父亲治病,也是为了以此引发大众的关注,对医院形成一定的压力,让医院摒弃前嫌、接受他父亲回常州治疗。

生死之间,隔着一个ICU

图片 3

从新闻中可以看出,经过媒体协调,目前他让父亲回常州治病的愿望算是基本实现了。下一步他就不需要常州、南京两头跑得筋疲力尽了。而且,在常州,他父亲的病农合还可以报销一定的比例,这也可以让他在经济上缓一口气。

3月25日上午,黄贤键带着医护团队在ICU查房和会诊,医院急诊科的一个紧急电话打断了有序的工作,“120送来一个62岁的脑出血病人,急需你们会诊。”

由于ICU收治的都是危重病人,生与死的故事常常在这里上演,因此说ICU是一个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但更多的患者经过医护人员精心的救治与护理,转危为安,所以ICU也是一个“起死回生”的地方。重症医学科的建设和发展,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医院的救治水平。

在视频的最后,这个儿子说,他会尽力而为,如果到最后实在撑不下去了,他就请求父亲的原谅。而他的父亲,在严重摔伤之后早就想要放弃治疗了。

黄贤键当即停下手中工作,赶到旁边的办公室,快速从电脑系统里调出该病人的CT检查片和病例报告。“病人脑部出血量比较多,开始出现血肿,需要立即手术。”他一边翻阅片子,一边安排其他医护人员通知手术室。

解密篇

父亲摔伤严重,继续治疗怕人财两空,这名老师无奈之下想到要发帖向广大网友求助一个解决办法,等于是让网友决定其父的“生死牌”。但这也仅仅能引发网友讨论,最后还得由他自己拿主意。

对于脑出血病人而言,时间就是生命。“一般来说,发病后越快手术,生存机会越大,致残风险越低。”黄贤键说,脑出血病人送到医院后,最好能在1个小时内手术,尽量不要超过3个小时,否则不仅会引发更严重的脑水肿,还大大增加中风并发症和后遗症的风险。

重症医学科和普通病房有什么不一样?

作为局外人,我们即使想帮也帮不了他,只希望能够有奇迹发生,希望吴老师的父亲可以慢慢好起来。

整个神经外科ICU的医护人员都行动了起来,一场与死神赛跑的生命救援由此展开。凭借多年来的默契,有人做手术准备,有人准备病床……病房里一片忙碌的身影,却忙中有序。

医院重症医学科通常会配备各种监护及治疗仪器,包括多功能监护仪、呼吸机、床旁CRRT机、血液灌流机、心电图机、床旁B超机、除颤仪、血气分析仪、呼末CO2监测器,以及一定数量的输液泵、微量注射泵、肠内营养输注泵、振动排痰仪、辅助咳痰机、呼吸训练器、充气压力泵、控温毯、降温仪等。

进入手术室前的一段时间里,黄贤键还有一件很“头痛”的事要做——给这位病人安排病床。“ICU里已经没有空床了,前一晚为了接收一位手术病人,已经加了床。现在这个急诊病人情况严重,不能不收。”黄贤键介绍说,作为深圳市唯一一个专科ICU,其科室的ICU共有13张病床,但长期处于加床状态,每天都住了14个危急重症和手术后病人。

交大一附院重症医学科实行封闭式管理,限制探视时间,不留陪人家属,患者的所有生活护理均由护士承担,包括进食、床上擦浴、洗头、修剪指甲、清理大小便、协助床上活动等。

跟医护人员综合讨论了每位病人的情况后,黄贤键决定把一位择期手术的病人从ICU转到普通病房。“一扇门隔着生死。对于病人来说,ICU是最接近死亡的地方,也是最有希望的地方。”在耐心地给家属解释病人的病情及后续治疗方案,并与普通病房医生做好对接后,黄贤键终于说服病人和家属安心地转到普通病房。

图片 4

不到一个小时,脑出血的急诊病人被送上了手术台,黄贤键带着团队开始做脑内血肿清除手术。下午4时,手术顺利完成,病人被送进ICU观察。

什么样的患者会住进ICU?

“幸亏手术很及时,不然他的命能不能抢救回来很难说。”黄贤键心有余悸,术中他发现病人脑部出血达40毫升,还伴有血肿和脑萎缩,情况非常危险,稍有延误,就会丧命。

通常情况下,ICU只收治符合标准的危重患者,到底什么样的患者才算是符合“收治标准”的呢?

临近下午6时,病人的术后CT检查出来了。看到报告显示,病人的脑部血肿全部清除了,黄贤键一直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一般来说,ICU的患者来源有四个方面:急性可逆性疾病患者。如各类休克、大手术后、严重创伤、严重感染、急性中毒、心肺复苏术后等等,对于这类患者,ICU可以明确有效的降低死亡率,疗效肯定。高危患者。这类患者以患有潜在危险的基础疾病又因其他原因需要进行创伤性治疗的患者为代表。例如重症胰腺炎、重症哮喘、各种器官衰竭、产科重症等等。这类患者,ICU可以有效的预防和治疗并发症,减少医疗费用,缩短住院时间。慢性疾病的急性加重期患者。ICU可以帮助这类患者度过急性期,以期望患者回到原来慢性疾病状态,对于这类患者,ICU有较好的效果。例如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加重期等。疾病出现不可逆性恶化患者。如大出血但无法有效止血者、恶性肿瘤临终状态者、高龄等待自然死亡者等。

不仅要活着,还要活得有尊严

图片 5

距离ICU门口几米处,有几排座椅,上面坐满了家属。每当ICU外层大门一打开,一些家属就跑到门口,向里张望,不是找医护人员打听病情,就是期望能透过内层大门的玻璃窗,瞅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亲人。

什么样的患者可以转出ICU?

然而,躺在床上的人,身上都插着管子,有人清醒,有人昏迷,他们把生命托付给这里的医护人员和正发出规律鸣叫的机器。

这是所有ICU患者及其家属都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一般情况下,患者达到以下标准基本可以转出ICU:原发病有效控制;生命体征平稳:HR<100次/分,R<20次/分,T<38℃,BP正常范围;脱离连续性血液净化、机械通气,血管活性药物停用48小时以上;肺部情况稳定,血氧饱和度在95%以上;晚期肿瘤或无希望治愈的患者,原则上应转出ICU。

来自东莞的罗先生是其中的幸运者,他因脑出血被转送到ICU抢救,并从ICU病房转入了普通病房。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身体恢复得很快。“我们可不可以回东莞康复?”“出院后,要吃点什么药物?”“饮食方面有什么不能吃?”家人带罗先生再次来到ICU,想找黄贤键了解后续治疗方案。

很多情况下,患者病情可能会出现反复,需要ICU医生与原科室医生共同仔细评估才可作出转出的决定。在转出这个问题上,医生会为了患者的安全谨慎对待。所以,患者和家属切不可心急,应遵循医生意见,否则,如转出失败重返ICU,会给患者造成身体和经济上的双重伤害。

“可以回东莞康复,这对病人和家属来说更好,以后若还有问题,可以随时跟我联系。”黄贤键在检查完病人手术伤口恢复情况后安慰道。

ICU为什么不让家属留陪?

这也让黄贤键感到欣慰,特别是在面对神经外科ICU里,80%以上都是昏迷病人的现状。“车祸的、脑出血的……由于伤及神经系统,情况更加危重。我们竭尽所能去救治,想让他们活着,但因为各种原因,并不是所有治疗都能得到完满的结果。病情变化快,有的病人救活了,但是生存质量很差,生活不能自理,这无疑又增加了家人的负担。”黄贤键说。

为保证室内空气净化,减少交叉感染的机会,ICU是一个与外界相对阻隔的世界,以利于患者康复。这样做的原因是:

ICU病房曾有一位60多岁、因脑干出血被送治的刘阿婆,尽管抢救后得以保命,但人一直昏迷。黄贤键只能如实告诉家属,老人需要长时间治疗,且效果不会很好,有可能醒不来,这将让整个家庭面临沉重负担,包括ICU病房每天高达4000—5000元的医疗费用,“这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的”。

ICU患者病情危重,机体免疫力低下,易并发感染,加重病情。

面对是否继续救治,老人的3个儿女很快有了分歧,2个儿子不愿治疗,女儿则不愿放弃。矛盾在ICU病房前升级,反复争论演变成互相责怪。最终,女儿坚持了一个多月后,也无奈放弃了老人的治疗。

ICU患者病情危重、病情变化快,各种治疗操作密集,尤其是有创操作相对较多,这些对空气环境要求较高,需严格控制室内人员流动。

“家属有选择的权利,医生不是法官,不能帮他们做选择。”黄贤键时常面对患者家属们“该放弃还是继续抢救”的提问,但他无法告知对方答案。这是他的两难时刻,让他总是感到既纠结又无奈。

有利于保持病室环境安静,患者能更好的休息,保持情绪平稳,防止因情绪激动发生不安全事件。

在ICU病房里,黄贤键还时常目睹“久病床前无孝子”或是“砸锅卖铁救父母”,“有的根本没有办法救了,还是不放弃,卖掉全部家当,举债也要救”。每当这时,黄贤键总是愈发觉得,自己有“不仅要治病救人,还要力争让病人活得有尊严”的职责。“只要病人的生命没有终止,我们就要让他活得好。”黄贤键说。

ICU患者病情危急,随时可能需要医务人员的抢救、治疗,大量家属的探视、留陪均会影响医疗工作的效率。因此探视时间一般选择在医疗、护理操作的间歇期。一附院重症医学科每日16:00-16:30为探视时间,严格执行一床一人探视制度。

比起治病,更看重“治心”

图片 6

从医已经20年,自从2015年开始,担任神经外科ICU负责人后,黄贤键笑称:“一个中年男人很快被‘摧残’成了老头,头发也白了”。

进入ICU为什么要洗手、穿隔离衣?

黄贤键说,不同于其他科室的医生,神经外科ICU医生随时处于紧张和高压状态,因为脑科病人变化太快了,随时要注意病人病情的变化。每周除了门诊和手术时间,他基本上都呆在ICU。

ICU患者因自身免疫力低下,易发生院内感染,甚至因感染导致死亡。因此家属按规定进入病室探视前,要洗手、穿隔离衣、戴口罩帽子、换鞋等。家属有疑似或证实呼吸道感染症状时应避免进入ICU探视,同时也不建议婴幼儿童、身体不好的老年人进入ICU探视。

在神经外科的ICU,每年进进出出900多病人中就有30—40个病人被死神夺走生命。这是黄贤键从医最遗憾的地方,“尤其是年轻生命的逝去”。

图片 7

曾经有一位年轻男子被送进了ICU,只有20多岁,来自单亲家庭,有女朋友,但还没结婚。由于颅内感染非常严重,最终还是没有抢救回来。“太可惜了,这么年轻的生命,美好的人生才开始,女朋友等着他结婚,母亲等着他赡养。他的离去,让这个不完整的家庭完全破碎了。”黄贤键很感慨。

为什么有的患者会被“绑起来”?

“常睹世间离合苦,力争人生无憾事”。今年春节,黄贤键和ICU所有同事商量后,在ICU门口换上了这副新对联。此前,门口的对联多是蕴含“平安”之意。如今,他们希望自己能救更多的生命,少一些悲欢离合。

在治疗危重患者时,根据治疗和监测的需要,会为患者进行心电监护,气管插管,留置胃管、尿管、空肠营养管、动脉导管等,尤其是术后患者还会留置各种引流管,患者会因为疾病本身感觉不舒适、疼痛而出现烦躁不安,试图拔掉各种管道。一旦患者自行拔管,会给患者的后续治疗带来极大的不利影响,甚至危及患者生命。为保障患者安全,保证医疗护理活动顺利进行,必要时需要对患者实施保护性约束。就是使用约束带将患者的肢体约束起来,限制其大范围活动。

不知死,焉知生。见多了死亡,黄贤键更珍惜生命的可贵,也更敬畏生命。

图片 8

看到ICU里的年轻病人越来越多,40岁以下的病人甚至占了40%,有的年纪轻轻就脑出血、脑中风,有的遇到感情问题就自杀,黄贤键对“很多年轻人不爱惜身体、珍惜生命”感到可惜。

ICU患者如何解决“吃饭”问题?

从医24年的该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陈婷也有同感。

ICU中不能经口饮食的患者,医生会根据患者的病情和营养需求制定合理的营养计划。胃肠道功能正常或基本正常的患者会给予肠内营养,从鼻胃管或空肠营养管给予特制的营养制剂。胃肠道功能障碍或有消化道出血等患者会给予静脉营养,即从静脉输液通路给予静脉营养制剂。有的患者情况较稳定,可以经口进食,根据患者病情的需要,护士会告知家属给患者送餐。

陈婷曾参与医治一个因感情问题自杀的20多岁女孩。抢救回来后,女孩出现头痛症状需要会诊,但医生问诊时,女孩只自顾自地玩牌、玩手机,根本不搭理医生的问话。“态度非常排斥,也很不信任,再问就说‘我的家庭不幸福,头痛很多年了,医生解决不了的’‘头痛得受不了,大不了我就去死’之类的话。”

图片 9

这让陈婷很“受伤”,“医院里有多少病人都在拼命争取多活一天,年轻人怎么那么不在意生命?”回来后,她反思,很多人的身体疾病是心理造成的。对于医生来说,不仅要治病,更要治心。

ICU患者如何刷牙?

“医生的职责‘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治愈是‘有时’的,不是无限的。医学不能治愈一切疾病,不能治愈每一个病人。”如今,除了救治病人,黄贤键和陈婷还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与家属和病人沟通,了解疾病背后的原因,治疗他们的“心病”,让家属和病人能积极配合,让病人活得更好,让家属无憾。

每天ICU的护士会根据患者病情需要,使用专用口腔护理液和棉球进行行口腔护理。当患者情况好转,可以刷牙时,会让家属购买儿童型软毛小牙刷,患者自行刷牙,这样可以减少对牙龈的损害防止出血。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向雨航

图片 10

策划:张玮

ICU患者如何活动?

由于疾病的原因,ICU患者通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活动限制。ICU医生和护士会根据患者的情况制定活动方案,首先患者会睡于气垫床,然后根据病情协助患者翻身、坐起等,还会请康复治疗师给患者做康复理疗。

图片 11

ICU费用为什么会昂贵?“贵”在哪里?

费用的多少主要取决于病人的病情严重程度。如果病情严重,需要监测的指标就更多,需要使用的生命维护设备也会更多。同时因为病情变化频繁,需要反复检测的项目也会增多,各类血液制品、药物、医疗一次性耗材的使用量自然也会增加,这都是费用高昂的主要原因。另外ICU的硬件配置费用十分高昂,每张病床配备的医生、护士人数也较普通科室更为密集。

图片 12

图片 13

行走在生死间的守护者

重症医学科是全院危重患者诊疗救治中心,科室目前有标准的监护病房床单位17张,采用万级层流,每个床单位配备监护仪、输液泵系统,搭桥式设备带等,每个床单位设备带配备有中心负压吸引、中心供氧、压缩空气。科室配备有先进的贝朗输液泵中心工作站和独立的输液泵管理系统,以及各种急危重救治和生命支持设备如血液净化治疗机、血气分析仪、有创及无创呼吸机,体外膜肺治疗仪、血液灌流机、肠内营养泵、控温毯、冰帽、升温毯、B超机等,从而保证了危重患者的救治需要。

图片 14

重症医学科现有医护人员85人,临床医疗组分为3组,护理组分为5组。医疗组24小时值班;护理组采用12小时倒班制度,完全满足临床救治需要,保证临床安全。

科室对严重脓毒症、多器官功能障碍、重症肺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急性肾损伤、心肺脑复苏、各种中毒,高危手术患者围手术期管理等危重患者的综合诊治和抢救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在危重患者的各种血流动力学监测、呼吸力学监测、重症超声指导的危重患者抢救方面处于西北地区领先地位,在机械通气、血液净化、体外人工膜肺等器官功能支持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图片 15

构筑“生命线” 做危重患者的“守护神”

编 辑:张潇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