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者睡前笔记,难怪小姑很积极

中国近几年来将高铁事业、航空事业建设得非常发达,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实是火车陪我们走过了大半个世纪。不论高铁、航空事业如何完善和发达,却始终有人独独钟爱乘坐火车来往各地。乘坐过火车的都知道,不论白天黑夜、不论刮风下雨,火车站外面绝对会有一群大妈,等你出来就热情洋溢地迎向你,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但是很多人都知道,这热情后面都有着深深的目的。问过才知道原来是推销一种有空调、有热水器的家庭旅馆,并且每晚只要50元,甚至连20、30块一晚的都有。很多人都不禁疑惑了,他们靠什么赚钱呢?我们一起来看看,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为什么一晚只要50元?难怪大妈很积极。

  其实时至今日,我再回想,似乎我喜欢的,就是上车与下车的那一瞬间。

图片 1
  日本胶囊旅馆

图片 2

 
 上车时充满了对目的地所拥有的一切的期待,下车时怀揣着对终结了火车上一切遭遇的敬畏,无论如何,这一切都足够让人满心欢喜,不是么?

图片 3
俄罗斯睡眠盒子

火车站的套路多

 
 葫芦岛开往长春的火车终究还是到站了,我带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第一次踏足了这个陌生的城市。那一刻的我甚至想要放声大笑,就像自己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那样,学着电影里的英雄那么喊上一句”长春,我来啦!”当然了,当时的我并没有这样做,不然在长春的第一个夜晚可能就是在精神病院里度过的了。

图片 4
奥地利管道旅馆

天上没有平白掉馅饼的事情,就像火车站的便宜旅馆一样。大妈热情洋溢推荐的旅馆和住宿所,大都是由自己的家乱七八糟改建而成,一个房间拆成四五半来用,如果是上下铺一个房间可以住5、6个人左右。也有一些一个房间一张床的、但是环境倍差,没见过点风浪的人看在眼里实在难以接受。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也许那样大喊一声我会有些新的收获,就像有一天我跟尼克森的对话一样,

  住进胶囊旅馆的人必须“无欲”:睡觉三尺、行李一肩,再多都是“奢侈”。但就算是这样的际遇,你也没必要特别无奈,因为放眼全球,这样生活的人多了。关键是别人能从这样的环境里找到安逸,这就需要动脑子了。

图片 5

“尼克森,为啥黑手党老大总是爱穿着白色的西服呢?”

  胶囊旅馆

房间设备差

“哦,因为别人的都是黑色。”

  日本的“一张名片”

房间的空间小,房顶矮、墙壁大多掉漆破烂,最重要的是卫生状况差,床是硬质木板的单人床,床单大多发黄发潮。除此之外,房间里的设备大多陈旧不堪,像空调、热水器很少可以用,只是作为一个噱头对外招揽顾客而已。因此每晚50元的旅馆,对他们来说这单生意并不亏。

我想想也对,这可能是导演或者老大们显示自己身份的方式,可我觉得,他们更可能是在享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大师亲自设计

图片 6

享受而非忍受别人的异样眼光也是人生中重要的一堂课呢。

  胶囊旅馆是日本一种非常便宜的旅馆,也叫做“盒子旅馆”。第一家胶囊旅馆是日本著名建筑大师黑川纪章亲自设计的,位于大阪市,于1979年2月1日开始营业,当时的租金为每晚1600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00元多一点)。如今,虽然租金已涨到每晚3000到5000日元(人民币200元至330元左右),但仍旧比普通旅馆便宜许多。

附加福利多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曾经做过统计,但在我看来,每个地方的火车站都带有自己独特的味道,当然我所指的不单单是火车站那独特的建筑,也包括每个城市形成的站前文化。只不过这种“文化”常常让人哭笑不得。就好像有一次我刚出站就被当地人连哄带骗的吓唬了一次,其实他们只是为了让我照顾他们的生意,当然了,这是以后要讲的故事,日子还长,故事要慢慢的酝酿。今天要说的还是长春站,这里迎接我的不是什么恶劣的记忆,对此我至今心怀谢意,不过严格来说也算不上美好,因为从出站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脸懵逼。

  加班文化衍生品

有些旅馆是真正只想做点小本生意,安安分分赚点小钱。不过有些旅馆却会发展“副业”,从其中获取暴利。这些生意大多是针对男住客,一些女孩会站在他们的房门拙劣而又固执地推销自己,直到住客同意。这些生意大多有风险,女孩素质不高放在一边,甚至还有染病的可能。因此在外居住一定要多加注意。

   
 夜里的十一点,在我的家乡虽说不上万籁俱寂,可也肯定不会人头攒动,但长春一下子就打破了我心里对车站的既定模式,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热闹了!到处都是熙攘的人群,只不过,大多都是揽生意的大妈们,直到现在我都不无恶意的猜想,她们的人数甚至可能比我们这些出站的人都多!当下我只能感叹下生意难做,就想带着行李赶紧远离,这里找一个地方让自己好好的歇歇脚。

  日本各个县市都有胶囊旅馆。规模小的约有50个房间,大的胶囊旅馆房间多达700个。胶囊旅馆是日本加班文化的衍生品,上班族加班错过了末班车,价廉物美的胶囊旅馆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图片 7

   
 当我想要穿过人群时,就像是一滴新鲜的血液散在了无数鲨鱼游戈的水域,马上召来了大妈们的亲切问候,我被围得水泄不通。鬼才知道我那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按照传闻,我以为这些大妈都是在为流莺招徕生意,而且听听她们的说法”小伙,跟我走,我那又便宜又好还干净!”再看看她们那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儿,简直恨不得立马给我杀鸡炖蘑菇,这就更加坐实了我的想法,要知道,这对于一个心态还在少年期的人来说该有多么的窘迫!(其实现在回忆起来真觉得那时的自己幼稚可笑。)我涨红了脸,急切的想要从这里挣脱出去,直到有个大妈一把拉住了我,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孩子,二十一晚,被褥我天天手洗……”巴拉巴拉的磨叨了好一大堆,不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二十一晚,居然才特么二十一晚,肯定不是流莺,我们的经济该还没有崩溃到这种地步,想到这里,我果断拽着还在滔滔不绝的大妈,飞也似的逃离了这片我认为的是非之地,留下了一片惊愕与惋惜的大爷大妈。其实,我也真的只是想逃离这种窘迫的状态,至于大妈,只是证明我不是被吓跑的证据,现在想想,还真是迷之尴尬,似乎我的行为更加暴露了我驴友新人的身份。不过也好,人生嘛,在情急之下总会做些事与愿违的事情。

  价廉却非常干净

图片 8

     
旅馆是旅馆,正不正经我们不得而知,但大妈还是好大妈,关于她的家庭旅馆,到现在我依旧还能想起一些细节。

  胶囊旅馆的面积通常不会超过2平方米,高度仅有1.25米,人在里面无法站立,只能爬着进去。一床、一桌、一台电视,基本就是胶囊旅馆的全部家具了。墙壁上有一排电子开关,用于控制灯光、温度和音响设备。

有危险

     
旅馆是一个老里老气的二层小楼,就隐藏在距车站不远的一个小院子里,不记得有什么招牌,只一个油漆的大红箭头,写着旅馆两个字。简单,粗暴,却很实用。院子里种满了杂七杂八的花花草草,虽不名贵可也很是赏心悦目,只是其中还夹杂着种了些粗壮结实的大葱,破坏了一切的诗情画意,让人看了想要发笑却又在瞬间找到了些许家庭般的亲切感。嗯,厉害了word葱,给你满分。

  入住的客人一旦踏进旅馆大门,工作人员便会递上一双消毒拖鞋,付钱后,住客会得到一把衣柜钥匙,将随身携带的行李锁进衣柜。“胶囊”分布在走廊两侧,上下两层叠落,有点像中国的火车卧铺车厢。

最后旅馆之所以这么便宜,因为没有任何安全保障可言。房门是木质房门,轻而易举就可以破门而入。旅馆自始自终都会声明,所有的贵重财物需要住客自行看管,如若丢失概不负责。因此旅馆虽然便宜,对于住客来说风险也非常大。不仅从环境方面就已经差强人意,还附带不正规的生意,外加没有任何安全保障。一份价钱一分货,大家千万不要贪图便宜而做出后悔的事情。对此,你怎么看?欢迎留言点赞收藏,喜欢旅行八卦可以关注一波。

领了钥匙来到二楼,地面上并没有铺地板或是瓷砖,只很简单的水泥地,不过扫的干干净净,大概有四五间房间的样子,都是很老式的木头们,都单独配了个廉价的小锁头。房间里正如大妈所说,干干净净,只是那铺着的粉红色hellokitty床单让我哑然失笑,大脑袋电视虽然笨拙,可清晰度还像它年轻时那样让人满意,一张不大的书桌和古拙的台灯满足了我写日记的需要,虽然没有空调,可纱窗外的夜风时不时的就吹进房间,让人清爽。一切都很朴素,朴素的让人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心安理得。

  日本人爱胶囊旅馆不仅因为它的廉价,还因为卫生。床单、枕巾等就寝用品都是每天一换。住客一进门,就要换上专用睡衣。旅馆还会为住客免费提供洗漱用品、一次性剃须刀和女士护肤品。

图片 9

我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夜幕中长春,心中有些畅快,似乎,我已经开始征服这座城市。当然了,这征服只是种幻想,可幸运的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

  公共区增添享受

我很感谢那个让我找到一些熟悉感的小旅店,给我这个第一次踏出家门的人些许的慰籍,那一夜,我睡得很香。

  除了公共浴室的淋浴,胶囊旅馆还有人工温泉,激荡的水流可以给住客捶腿、敲背、全身按摩。公共休息室里有多台自动售货机,出售香烟、果汁、咖啡、泡面等。爱热闹的人可以和大家一起看电视。如果感觉疲劳,往自动按摩椅里扔几枚硬币,就能享受20分钟的电动按摩。

  有的胶囊旅馆还设有读书室,商务人士可以在此使用电脑办公。

  戴着耳塞入睡

  胶囊旅馆最大的缺点是隔音不好,为了保证胶囊内空气流通,每只“胶囊”都没有门,只有一个卷帘保护住客的隐私,当深夜走廊里此起彼伏的鼾声响成一片的时候,只能靠戴着耳塞入睡。

  胶囊旅馆如今已是日本的一张名片,不少人怀着好奇心投宿胶囊旅馆,胶囊旅馆为了吸引客人也动了许多脑筋。一些旅馆在“胶囊”内安装了无线宽带和DVD机,在楼内设置餐馆和游戏机房,还有一些甚至专门建了桑拿浴场。过去胶囊旅馆大多只面向男性,现在也出现了面向女性的胶囊旅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