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深夜手机被骚扰,业务员手机遭遇

业务员手机莫名遭遇“呼死你”

跨年轰趴夜因百元清理费和顾客产生小纠纷

图片 1

原是借贷公司催债记错号码

这位老板随后摊上的事 让人咋想都想不明白

324路公交“爱心接力” 3000元现金完璧归赵

“呼死你”一般专门针对“小招贴”广告,但对于普通居民来说,一夜之间手机呼入数百个电话号码,实在令人莫名其妙。12月14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对这件事进行了采访。

手机频繁被骚扰,店面也被刷差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失主把300元夹锦旗里 司机曲师傅说啥没要

张先生是一名业务员,经常要用手机联系客户推销产品。11月28日深夜,已经入睡的他突然被手机铃声惊醒,一查看,把他惊得目瞪口呆:竟有上百条未接电话——全都是同一个号码。之后,这个号码仍不断打进来,刚显示来电号码,对方就挂机。他尝试着回拨过去,却打不通。次日,同样的电话仍在不停拨打张先生的手机,把他折磨得够呛。正当他摸不着头脑时,手机接到一条短信,大意是让“杨先生”尽快还清贷款,落款是小额贷公司。

张女士在浑南自营了一家“微动轰趴馆”。2017年12月31日,30多位年轻人在馆里玩了一夜,临走时因为100元清理费问题和张女士发生纠纷。此后,张女士几乎每天都能收到短信验证码,“我手机里有100多条,很多都是凌晨1时到3时发的,网上也都是我家的差评,对我影响很大。”

沈阳324路公交车上,一只黑色手包被遗落在座位上,迟迟无人领取。手包里,装着3000元现金和身份证等重要证件。乘客、司机、站长、民警展开“爱心接力”寻找失主,却没料到,失主因赴外地参加亲属丧事,又忘带了手机。3天后,手包终于得以完璧归赵。但故事到这里尚未结束,失主悄悄将300元夹入锦旗送到公交车上……结果呢?

“我根本不认识‘杨先生’,一定是他们把电话号码弄错了!”张先生说,他尝试着给发来短信的手机号码拨打电话,一直显示“已关机”。无奈之下,他只好跑到手机运营商那里,客服人员告诉他遭遇了“呼死你”软件,要想避免被骚扰只能做来电屏蔽。可是如此一来,所有找张先生的来电全都被屏蔽掉了,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和生活。目前,张先生已经报警。

前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联系了这些年轻人所在大学的刘老师,他表示已经与学生沟通过,学生说不是他们所为,张女士可以报警,学校会配合调查。

12月13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采访了这个一波三折的故事。

沈阳晚报、沈报融媒主任记者 唐葵阳

因清理费和大学生起纠纷

粗心乘客遗落手包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轰趴馆旺季,但是张女士说,自从事情发生后,她家的生意明显不如从前。张女士介绍,元旦前,有大学生联系她订场,双方说好,如果学生自己刷碗,就免收100元清理费。

“司机捡到这么多现金不动心,如数归还,好样的!”“丢钱乘客也真讲究,事后将酬金夹进锦旗送到公交车上!”“但司机分文没要!真是太暖心啦!”

2017年12月31日,30多名年轻人在轰趴馆玩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张女士来到馆里,发现客人并没有刷碗,便收了100元清理费,但是客人觉得店里一些设施没有达到要求,不应该收清理费。

昨日,记者乘坐324路公交车,听到上述公交乘客们的对话。经过采访,记者了解到事件的来龙去脉。

张女士说这100元是给保洁的,最终还是收了钱,双方不欢而散。

12月1日,苏家屯市民张先生的新家正在装修,他当天要给装修工人结算一部分费用,就往随身携带的黑色手包里装了3000元现金,包内还有身份证等重要证件。当日14时30分,他从苏家屯劳动公园附近乘坐一辆324路公交车。

手机天天收到短信验证码

“我就坐在距上车门很近的一个座位上,因为太累,上车不久就睡着了。”张先生说,车子到达浑河站车站时,他急匆匆下了车,将手包遗落在座位上。

从今年1月1日起,张女士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特别是后半夜,一点、两点、三点、四点总有短信进来。”张女士说,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很多短信验证码,她的手机号被申请注册了各种网站,而且美团等网站也新出现了对于她的店面的差评。“发差评的账号有的都是刚注册的,我怀疑都没来过我家。说实话网上的评价对我影响很大,我的其他店生意很好,唯独这家店的生意不如从前。”

迟迟不见失主消息

30多位年轻人中,有人落下了一张学生证在店里,张女士顺着这条线索找到了该大学的老师,“老师说这件事不是学生做的。我找老师后手机确实消停了两天,可是后来又有骚扰短信了。”

“当时,车上的乘客并不多。”当事司机曲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在浑河站车站,等乘客下完车后他正准备启车,却听到车厢里有乘客喊:“这是谁的包?”通过后视镜,他看到座位上有一只黑色手包。

涉事学生的老师建议报警

曲师傅立即来到车厢,一一向车内乘客核实,大家都摇头。“怀疑是刚下车乘客遗落的,我还特意在那一站停车等了几分钟,但无人来认领。”曲师傅说,按照车队规定,司机不允许私自打开包,于是他用手机拍下手包照片,上传给车队长。

前日,记者根据张女士提供的电话,联系上了该大学的刘老师。刘老师表示,确实有学生去轰趴馆消费,他也找学生谈过话,但学生表示并不是他们所为。刘老师建议张女士报警,学校会配合警方调查。

可是,车队值班室一直没有等来失主的任何消息。曲师傅驾车跑完当天任务后,已是晚上7点多。夜幕降临,他赶紧将手包送交到终点站值班室。

采访过程中,张女士向记者出示了一个电话号码给她发的短信,记者拨通了这个号码,对方是一名男子,表示自己已经从该大学毕业三年。“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不应该欺负学生。”该男子说,自己没去过轰趴馆,只是看了网上的文章,知道了轰趴馆老板的电话,决定发短信让商家不要欺负学生。男子不肯透露文章的具体内容,记者问:“文章里是让大家差评吗?”男子说:“大概是,你认为是就是……”

失主奔丧忘带手机

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 刘莹

“一打开手包,我们都愣住了,里面装着一摞厚厚的百元钞,共有3000元!”324路赵站长告诉记者,包里除了一张身份证外,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考虑到失主丢失这么多现金肯定会着急,赵站长立即与当地派出所取得了联系。

在派出所协助下,根据身份信息调取了失主的手机号码。然而,一遍遍拨打这个号码,始终无人接听。“尽管当时已是下班时间,我们还是第一时间将手包送交派出所。”赵站长说。

再说失主张先生。回到家,粗心的他才发现手包不见了。还未等他回忆起来丢失地点,一起突发事件来了:得知一名外地亲属去世,他火速前往奔丧。因走得太急,手机竟忘带了……

送锦旗夹现金遭婉拒

3天后,张先生赶回家才发现,手机里全是同一个未接来电。他立即回电话,才得知了实情。张先生压根没想到丢失的这笔钱还能找回来。手包找回来后,他越想越觉得要感谢公交司机。考虑到当面致谢对方可能不好意思接受,于是张先生做了一面锦旗,又偷偷将300元现金夹到锦旗里。

事后,张先生随意乘坐了一辆324路公交车,找到一名公交司机,谎称自己是曲宁师傅的亲戚,将装有锦旗的一只塑料袋交到对方手里,拜托对方转交给曲师傅。不明真相的公交司机收下了,回到车队把塑料袋转交给曲宁。

“一打开塑料袋,我就明白了。这钱我不能要!”曲宁师傅告诉记者,他立即上交到车队。何队长马上致电张先生,让他来车队一趟。

昨日上午10时,在324路公交车队,张先生取回了300元现金,并亲手将锦旗交到曲宁师傅手中。

沈阳晚报、沈报融媒主任记者 唐葵阳 摄影记者 沈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