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业大学生发虚假,一男子获刑五年

本网讯“为谋取个人私利,未经许可私自储存爆炸物,危及他人生命财产安全……”,近日,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对全旗首起非法储存爆炸物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并依法没收乳化炸药4851克、电雷管114发。2016年7月初,被告人李某某与他人承包了位于伊金霍洛旗纳林陶亥镇道劳岱村郝家梁社的一个黑煤窑。2016年7月9日左右,被告人李某某向绰号为“红红”的男子以3600元的价格购买了160发电雷管及两箱乳化炸药,用于非法采矿。在采矿过程中使用了一部分,剩余114发雷管及24棒乳化炸药全部储藏在黑煤窑内。经鄂尔多斯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鉴定,查获的电雷管共计114发,系制式工业电雷管,具有爆炸性能;乳化炸药4851克,系制式乳化炸药,具有爆炸性能。被告人李某某对犯罪事实、罪名均无异议,且未作辩解。伊金霍洛旗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某在未取得相关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储存属于国家管制的114发电雷管及4851克乳化炸药用于非法采煤,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储存爆炸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犯罪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从轻处罚,遂作出以上判决。法官提醒:群众在实现个人利益的过程中,应当依法进行,同时更不能以危害他人及社会安全为代价。

燕赵都市网讯(通讯员 刘志刚
记者尉迟国利)近日,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人民法院对该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提起公诉的“3·25”北大地煤矿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案依法作出判决,13名被告人一审分别以重大责任事故罪,非法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罪,玩忽职守罪,判处二十年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现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已上诉至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经法院审理后查明:1991年上半年,被告人李树军与同村的孙某某合伙开办承德县某煤矿,并办理采矿相关手续。2004年7月,因孙某某等人退股,经人联系,被告人张勇入股与其合办该煤矿。国家政策要求关闭小煤矿,有关部门要求该煤矿提升核定能力,并与另一煤矿进行整合。2006年7月,该煤矿证照全部到期。为谋私利,2008年4月,被告人张勇和李树军聘任刘中海任矿长,以“维护巷道”为名非法组织生产。除2009年8、9、10这三个月和2010年1月31日至2月28日停产放假外,一直借维护之机擅自组织工人进行非法生产,为逃避有关部门的检查,被告人张勇等人将生产出来的煤,运到外县张的煤场存放。因该矿始终未能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不能正式审批炸药。2009年7月,被告人张勇为了非法生产,指使刘中海去购买炸药、雷管。2009年7月20日,被告人刘中海通过被告人杨某某购买5箱零4包炸药、雷管190枚。非法进行存储,并分期分批运往该煤矿,用于非法生产。
2010年3月11日,北大地煤矿向承德县安监局申请维护巷道,承德县安监局未批复该矿进行井下维护和生产活动,但张勇等人仍组织非法生产。2010年3月25日11时35分,北大地煤矿在用炸药爆破落煤过程中发生瓦斯爆炸,造成11人死亡、2人重伤的特大事故(本报对此进行过连续报道)。
承德县法院受理此案后,院党组高度重视,抽调精干力量组成合议庭,由刑庭庭长亲自担任审判长进行审理。法官们详细研究卷宗,认真核实证据,依法公开进行了审理。
9月6日,承德县人民法院对“3·25”北大地煤矿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案依法作出了判决:张勇犯有重大责任事故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20年;刘中海犯有重大责任事故罪、非法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罪,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9年;李树军犯有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另外,张廷贤、张海等有关部门责任人员也分别以犯有玩忽职守罪受到刑事处罚。

本网讯大学毕业后,原本可以凭着自己的文凭和所学专业知识,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但重庆某大学毕业生唐某却好吃懒做、无所事事,而且还染上了网络赌博的恶习。手头拮据的唐某为筹赌资,竟用虚假卖淫信息通过网络敲诈勒索他人。无独有偶,鄂尔多斯市某单位上班的公职人员,闻诱上钩,损失了13万余元的钱款不说,还在唐某的步步紧逼下,丢了“铁饭碗”。

近日,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对犯有敲诈勒索罪和买卖身份证件罪的被告人唐某作出一审判决,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

2016年10月底,被告人唐某通过微信群获取了在鄂尔多斯市某单位上班的工作人员苏某个人信息,唐某主动通过微信及邮箱向苏某发送卖淫女子信息。苏某以为唐某可以为其联系性服务,支付给唐某700元嫖娼定金,后唐某并未实际给苏某嫖娼提供服务,并以将其与苏某招嫖聊天内容告知苏某所在单位,网上编造并发布苏某不良信息为要挟,向苏某索要钱财。2016年11月份至2017年1月份期间,唐某分多次以类似方式向苏某索要现金131400元。诈骗所得,唐某全部用于网络赌博挥霍一空。

为了扩大“战果”,丧尽天良的唐某不但将招嫖聊天信息告知被害人苏某所在单位,还将该信息向苏某妻子及所在单位扩散,致使苏某丢尽颜面、重创自尊。苏某也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一时的邪念,导致自己无颜面对单位的领导和同事,最终选择辞职,丢了来之不易的“铁饭碗”。

案件在审理期间,被告人唐某的家属给被害人苏某退赔了3万元赃款,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此外,被告人唐某于2015年12月份至2016年12月份,在网上非法购买姓名为杜某、何某、唐某、沈某四张身份证供自己使用。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威胁手段,强行向他人索要钱款131400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唐某非法购买四张他人身份证供自己使用,其行为已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对被告人唐某应以敲诈勒索罪和买卖身份证件罪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成立。被告人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具有坦白情节,且案发后其家属已给被害人退赔了部分赃款,取得了被害人谅解,依法从轻处罚,对辩护人辩称唐某自愿认罪,退赔部分赃款,并取得谅解,请求从轻处罚的辩解意见予以采纳。结合被告人唐某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遂作出以上判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