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传销被判罪,一女生一审获刑四年3个月

本网讯近日,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对全旗首起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作出一审判决,依法判处被告人白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追缴违法所得2.2万元,上缴国库;扣押在案的犯罪工具iphone6
plus手机一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被告人白某某系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一名八零后女子,2015年底至2016年5月份,其以牟利为目的,利用手机微信建立了两个微信群并在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乌兰镇设立了工作室,在工作室和微信群中给参与者提供名为互助理财C1、C2出局活动的服务平台,大肆宣扬该活动不触犯相关法律法规,成本低、只赚不赔还能保本,类似于国家养老保险,广大参与者发展下线越多越能挣钱等内容,并将各岗位收益状况的截图发在微信群中来引诱更多人参与活动。在被告人白某某的组织和利益诱惑下,参与传销人数达140余人,涉案金额15余万元,白某某非法获利约2.2万元。案发后,被告人白某某在未被公安机关依法传唤或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因涉信访问题被劝返到伊金霍洛旗公安局后,在询问阶段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罪行,分多次给部分参与人共计退还资金4200元,并取得5名参与人的谅解。法官提醒:网络传销与传统传销实际上是一个娘胎里的双胞胎,传销的本质依然未变。网络传销具有三大特点:一是纯粹靠拉人头赚钱,本身并没有什么项目或产品,即便有也只是一个幌子,因为其产品远远高于市场价;二是入会费用相当高,通常在千元以上。下线要受到层层上线的盘剥,并只能靠拉更多下线来赚钱,因而底层下线苦不堪言,甚至倾家荡产;三是上线对下线严密的人身和思想的控制。这需要百姓加强警惕,正确区分传销和正常的互联网经济模式,才能免于掉进各类传销组织编织的陷阱。

­ 两男子借“虚拟币”发展下线120名

两男子借“虚拟币”发展下线120名

­ 涉嫌传销被同时判刑

涉嫌传销被同时判刑

­ 武汉晚报讯(记者梁爽 通讯员刘思颖
周晶晶)“五行币”“建业币”“金镶玉”……“虚拟货币”花样百出,这些都是传销骗局的新型手段。近日,汉南区检察院依法办理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3000多万元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该案被告人徐某某和马某某以所谓“虚拟货币”的概念,引诱他人加入传销组织,发展下线累计达到120人以上,传销资金累计达250余万元,被依法判处刑罚。

武汉晚报讯(记者梁爽 通讯员刘思颖
周晶晶)“五行币”“建业币”“金镶玉”……“虚拟货币”花样百出,这些都是传销骗局的新型手段。近日,汉南区检察院依法办理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3000多万元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该案被告人徐某某和马某某以所谓“虚拟货币”的概念,引诱他人加入传销组织,发展下线累计达到120人以上,传销资金累计达250余万元,被依法判处刑罚。

­
经查,徐某某和马某某先后加入“云数贸”传销组织,以“云数贸”网站为平台,售卖衍生产品“五行币”“金镶玉”等。新发展的会员需交纳一定数量的虚拟“电子币”才能在网站上注册成为会员,该“电子币”是通过向其推荐人或上线会员缴纳人民币换取。同时组织以推荐、介绍的会员人数和层级作为依据,规定不同名目的“电子币”或人民币、黄金等对应奖励报酬,引诱更多人发展下线。同时向下线推销“金镶玉”等衍生产品也可获得一定比例报酬。

经查,徐某某和马某某先后加入“云数贸”传销组织,以“云数贸”网站为平台,售卖衍生产品“五行币”“金镶玉”等。新发展的会员需交纳一定数量的虚拟“电子币”才能在网站上注册成为会员,该“电子币”是通过向其推荐人或上线会员缴纳人民币换取。同时组织以推荐、介绍的会员人数和层级作为依据,规定不同名目的“电子币”或人民币、黄金等对应奖励报酬,引诱更多人发展下线。同时向下线推销“金镶玉”等衍生产品也可获得一定比例报酬。

­
徐某某和马某某为方便资金流动,成立公司并设立对公账号。他们还建立微信群对下线人员进行管理,定期组织跳操、组织捐款、慰问贫困户、集会、出国等方式组织下线人员参与活动,营造出一副回报社会、共同致富的假象,不断以拉人头入会方式层层发展新会员,并推销“五行币”等虚拟货币产品,获取高额利益。

徐某某和马某某为方便资金流动,成立公司并设立对公账号。他们还建立微信群对下线人员进行管理,定期组织跳操、组织捐款、慰问贫困户、集会、出国等方式组织下线人员参与活动,营造出一副回报社会、共同致富的假象,不断以拉人头入会方式层层发展新会员,并推销“五行币”等虚拟货币产品,获取高额利益。

­
近日,徐某某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马某某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近日,徐某某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马某某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

目前我国尚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更无推广团队。这些新型传销案件与传统的拉人头、限制人身自由的传销模式不同,前期组织扶贫、运动等活动给不明真相的群众宣传是投资行为,使群众不知不觉成为投资者,再利用“虚拟货币”“互联网+”等概念让群众迷失在投资与消费之中。

­
目前我国尚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更无推广团队。这些新型传销案件与传统的拉人头、限制人身自由的传销模式不同,前期组织扶贫、运动等活动给不明真相的群众宣传是投资行为,使群众不知不觉成为投资者,再利用“虚拟货币”“互联网+”等概念让群众迷失在投资与消费之中。

这类传销分子的基本套路是早期为吸引投资人投资,会将货币价格炒得很高,然后就集中抛售,价格一落千丈,投资者血本无归。更甚者到返钱时,平台直接关闭,组织者失联,然后到其他地方包装新的概念,按照相似的骗法,继续行骗。

­
这类传销分子的基本套路是早期为吸引投资人投资,会将货币价格炒得很高,然后就集中抛售,价格一落千丈,投资者血本无归。更甚者到返钱时,平台直接关闭,组织者失联,然后到其他地方包装新的概念,按照相似的骗法,继续行骗。

相比其他传销,虚拟货币传销一般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有实在的产品——虚拟货币,而且被包装得很高级;二是参加者可以获得拉人头奖励,奖品是虚拟货币本身;三是虚拟货币会随着参与骗局的人增加而升值,参与者可获得数字货币的数量也会增长,包括最底层参与者也会获利,但一旦进入贬值期,底层参与者将血本无归。

­
相比其他传销,虚拟货币传销一般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有实在的产品——虚拟货币,而且被包装得很高级;二是参加者可以获得拉人头奖励,奖品是虚拟货币本身;三是虚拟货币会随着参与骗局的人增加而升值,参与者可获得数字货币的数量也会增长,包括最底层参与者也会获利,但一旦进入贬值期,底层参与者将血本无归。

【警惕4种新型传销方式】

­ 【警惕4种新型传销方式】

一是以政府支持、项目投资为名,打着“资本运作”“连锁经营”“西部大开发”等旗号,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发展下线牟利的拉人头式传销;

­
一是以政府支持、项目投资为名,打着“资本运作”“连锁经营”“西部大开发”等旗号,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发展下线牟利的拉人头式传销;

二是借助虚拟网络,以“电子商务”“电子币”“原始股投资”为幌子,以快速致富为诱饵,发展下线牟利的网络传销;

­
二是借助虚拟网络,以“电子商务”“电子币”“原始股投资”为幌子,以快速致富为诱饵,发展下线牟利的网络传销;

三是披着“公益慈善”“爱心互助”“消费养老”“免费旅游”等华丽外衣,用名目繁多的层级奖励骗人参与的传销陷阱;

­
三是披着“公益慈善”“爱心互助”“消费养老”“免费旅游”等华丽外衣,用名目繁多的层级奖励骗人参与的传销陷阱;

四是大中专院校学生要警惕借招聘、实习、创业、交友、旅游等名目,以高薪致富为诱饵,以发展亲友为事业基础的传销陷阱。

­
四是大中专院校学生要警惕借招聘、实习、创业、交友、旅游等名目,以高薪致富为诱饵,以发展亲友为事业基础的传销陷阱。(记者梁爽
通讯员刘思颖 周晶晶)

记者梁爽 通讯员刘思颖 周晶晶

原标题:两男子借“虚拟币”发展下线120名 涉嫌传销被判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