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这样判,险被赶出家门

:2016-05-23 11:12:33

图片 1

图片 2

37岁的安徽人孙萍来沪打工,经人介绍在闵行区一户租住房安顿下来。房东是61岁的本地人张万里因弱智残疾,年至33岁仍未结婚。孙萍认识老张后,老张向她请求,和他儿子结婚,但全家人都会照顾她。孙萍耐不住老张整日哀求,答应了他的要求。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网络图片

第二年3月,孙萍的女儿张小英出生。不幸的是,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体质很弱,自出生后,经常跑医院。为了孩子的医疗费和伙食营养问题,孙萍与老张家时常发生争吵,双方矛盾就此埋下伏笔。而后,村里传出房屋即将动迁的消息,老张家急了,担心孙萍作为儿媳会在拆迁中获得本属于他们的利益,便千方百计想让孙萍净身出户,双方矛盾不断激化。

永州小伙小张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因为拆迁流言火速相亲结婚,又因迟迟不拆迁夫妻关系紧张。才因妻子怀孕高兴不已,后又被一纸可能不育的前列腺炎医疗诊断书泼了冷水
……

男女双方各有婚姻在身却同居生活,生育两子。各奔东西后,孩子与女方生活,男方应支付抚养费吗?近期,开福区人民法院审理这起抚养费纠纷案件。

拆迁的风声越传越真,老张以儿子张文法定代理人的身份,代儿子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与孙萍离婚。诉讼中,孙萍无奈说出实情,让众人惊讶。原来,女儿张小英非丈夫张文所生,而系公公老张所生。老张拒不承认,最终诉讼以调解离婚,张小英归孙萍抚养结案。

到底妻子小冯十月怀胎生下的男孩是不是自己的?小张很矛盾,他不愿意去医院看望妻儿,也不愿意让儿子上自己的户口,和妻子的关系逐渐降到冰点。

阿华和阿玲原各有婚姻在身,且未离婚。2008 年 10
月,阿华与阿玲相识,并迅速坠入爱河。不久后,二人以恋人身份在长沙市某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开始同居生活。2011
年下半年,儿子大宝出生。2013
年底,阿玲又生下小儿子小宝。当小宝满月后,阿华与阿玲结束同居生活。

离婚后,孙萍母女俩仍居住在老张家,直至村里老宅动迁程序正式启动。老张生怕孙萍母女在拆迁中分得一杯羹,便强行要求她们搬离。在老张家无情逼迫下,孙萍带着女儿来到闵行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后由天华律师事务所袁秋华律师担任张小英的援助律师。

近日,零陵区法院就审理这样一起离婚纠纷案。面对小张提出的亲子鉴定要求,不被信任的小冯愤怒提出
30 万元的赌约,然而此前言之凿凿的小张却秒怂了。

之后,阿玲带着两孩子回到了湖南某县城的老家生活。随着孩子逐渐长大,也产生了生活、就医、教育等各项费用。2016
年至 2019 年 4 月期间,两孩子多次因生病住院治疗,共计花费医疗费 6794.06
元。

经过调查后,袁律师告诉孙萍,张小英是未成年人,居住问题要跟随监护人解决,但孙萍在上海没有住房,而张小英的户口自出生起就落户在张家老宅,而且一直生活在此。生父老张不应该赶走孙萍母女,也有抚养张小英的义务。征得孙萍同意后,袁律师着手准备诉讼材料,提起诉讼。

最终零陵区法院判决准许原告小张与被告小冯离婚,婚生子由小冯抚养成人,小张支付其抚养费。

此后,阿玲多次找阿华要求其承担抚养义务,均未果。阿玲遂向开福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被告阿华承担原告的抚育、教育、医疗等各项费用。

进入诉讼程序后,老张继续摆出“三拒绝”姿态:拒不承认与张小英的亲子关系,拒不到庭参加庭审,拒绝做亲子鉴定。就这样,诉讼陷入困境,一拖再拖。经法院释明后,考虑到案件审限将近,为免不利判决结果,孙萍决定先撤回起诉。

一份未履行的拆迁诺言

庭审阶段被告阿华称,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两原告系被告亲生子;原告要求的抚养费过高,而且医疗费和教育费已包含在抚养费内;被告目前处于无家庭、无收入的处境。

几个月后,为把孙萍逼上绝路,老张再次以儿子张文法定代理人的身份代张文起诉孙萍,称孙萍自认张小英非张文所生,据此应返还张文抚养费并承担精神抚慰金10万元。孙萍没想到,老张主动提出要对张小英与张文做亲子鉴定。她对老张说,“做亲子鉴定可以,你也要参加。”老张仍然坚决不同意。最终,经法院审理后,作出确认张小英非张文所亲生的判决。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住在零陵区近郊的小张家也传闻要被征收了。听到风声后,小张的父母为了能多拿点征收款,多方托人为小张找个对象,争取早日成家立业、开枝散叶,两个老人家也可以安享晚年。

案件审理过程中,两原告就与被告间是否为父子关系申请司法鉴定。在法院向被告阿华释明后,被告当庭同意进行鉴定。直到鉴定当天,被告阿华未按时到场,电话也未接听,导致鉴定无法进行。

拿到这张判决书,意味着张小英是张文与孙萍婚生的可能性被排除,接下来的关键问题,就是要证明老张和孙萍之间存在密切生育可能性。

2014 年 10
月,在七大姨八大姑的张罗下,小张相亲认识了小冯。见小冯面容姣好、温柔贤惠,小张十分满意。而小张也有门厨师手艺,收入颇丰,又遇上征收,意气风发,小冯也为之动容。很快,两人坠入爱河,在认识
2 个月后,于 2014 年 12 月火速登记结婚。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两原告与被告间是否存在亲子关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
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 的规定,本案原告法定代理人阿玲、被告阿华均认可在 2008 年至 2014
年期间内有同居关系,经法院释明后,被告同意进行亲子鉴定后又拒绝配合,导致亲子鉴定无法进行。被告阿华亦未向法院提交其他证据足以推翻其与两原告存在亲子关系,故法院依法推定两原告与被告阿华亲子关系成立。

袁律师前往村里实地调查,走访村委会和十几名村民。他得知,张小英是老张女儿的事在村里早已不是新鲜事,村民们为张小英的遭遇愤愤不平。最后,袁律师将调查情况做了整理并形成书面材料,村民们一一签名并自愿留下联系电话。而孙萍也翻找出之前与老张的对话录音,从录音内容中,袁律师发现老张与孙萍单独聊天时,对张小英是其亲生的事实并不否认,反而责骂孙萍为何要将此事抖出,让自己脸面丢尽。

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小张与小冯两人的矛盾开始凸显,两人在生活理念、为人处世等方面不和,尤其是因为小张家迟迟没有拆迁,双方为此经常发生争吵,感情出现裂痕,小冯也动了想外出打工赚钱的念头。2015
年 5 月 29 日,两人再次因为琐事发生争吵后,小冯独自外出打工。

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够独立生活为止。两原告主张抚养费应自
2014 年 2 月起算,被告未举证证明其在 2014 年 2
月后承担过抚养义务,法院对该起算时间予以认可。对于抚养费的具体数额,法院综合考虑两原告的实际需要、当地的生活水平及被告的劳动能力后综合认定,被告阿华应按每人每月
600 元的标准支付两原告自 2014 年 2
月起至两原告独立生活时止的抚养费用。两原告已实际发生的医疗费用 6794.06
元,应由被告阿华负担一半,即 3397.03 元。

举证完毕,征得孙萍同意后,袁律师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老张与张小英的亲子关系,并由老张承担张小英的抚养费。法院三次开庭审理,最终确认了老张和张小英的亲子关系。拿到这份来之不易的判决书,孙萍抱着女儿泣不成声。这一刻的结果对她而言,不仅是胜诉,更意味着女儿张小英的真实身份得到确认,生父老张需要履行抚养义务。

一通求救电话,让丈夫心生窦疑

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教育费用,但并未提交相应的票据予以佐证,对原告主张的法院不予认定。本案判决后直至两原告独立生活时止,教育费、医疗费凭正式票据由被告阿华负担一半。

” 老公,有个喝醉酒的男人爬到我的阳台上来了,我好害怕。”
深夜,小张被妻子的一通电话吵醒了,在安抚好妻子的情绪之后,小张得知因为小冯的工友都是本地人,晚上都回家了,整个二楼宿舍就是小冯一个人住,可能知道她一个人住在宿舍也就起了歹心。在处理好这件事情之后,小张却睡不着了。

法院判决,一、被告阿华向原告大宝、小宝支付抚养费 74400 元(自 2014 年 3
月起至 2019 年 4 月);并自 2019 年 5 月起至原告独立生活时止,每月按 600
元 / 人的标准向原告支付抚养费;二、被告阿华向原告大宝、小宝支付医疗费
3397.03 元;并自 2019 年 5
月起至原告独立生活时止,凭正式票据承担原告医疗费及教育费的一半。

2015 年 6
月份,小冯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就电话告知小张。小张把小冯接回家养胎,因为与小张家人相处也不融洽,小冯一气之下就回娘家养胎去了。

法条链接

一份医疗诊断书,让丈夫暴跳如雷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2016 年 2
月份,小张因为身体感到不适,被医院诊断患有前列腺炎,医生说这个病可能会导致不育,在拿到这个诊断书之后,小张感觉整个人就像要爆炸了一样。

第二十五条
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2016 年 2 月 28
日,小冯在医院产下一名男孩,取名小翔。小冯将产子的事情电话告知了小张,并让其过来准备给小翔登记户口,但是小张以孩子不是其亲生的为由,拒绝看望母子二人,也不来办理户口登记事宜。之后,小冯就带着孩子一起住回了娘家,并将孩子改为跟自己姓。

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2018 年 5
月份,小张以小冯所生小孩不是其亲生,要求做亲子鉴定为由,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第三十七条
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
; 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一份对赌协议,让丈夫怂了

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

庭审时,小张及家人显得十分的暴躁,处处以小冯个人作风有问题为由,怀疑小翔非小张所亲生,提出要进行亲子鉴定,否则,不管是否离婚,都不会履行任何抚养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 做亲子鉴定可以,但是我们双方各拿 30
万元作为信用担保金并进行公证,如果孩子鉴定为小张亲生的,小张的这 30
万就当做我的精神赔偿金;如果孩子鉴定为非小张亲生的,我的这 30
万元就归小张所有。否则,我就不同意做亲子鉴定。”
庭审时,小冯非常坚定地跟承办法官表示。

第二条第二款
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一时间,小张和家人都默不作声了。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 通讯员刘笑贫

零陵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原告多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且被告小冯也同意离婚,说明原被告的夫妻感情已有裂痕,故对原告小张离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小张提出的要求做亲子鉴定的申请,因为小冯明确表示不同意做亲子鉴定,而小张仅提供患有前列腺的病历本,该病历本诊断时间是小冯怀孕之后的时间,且该病只是会影响受孕几率,并没有导致完全不孕。在小张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与小翔可能不存在亲子关系的情况下,因此,法院对小张要求进行亲子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小翔为双方婚生子,双方对其都有抚养的义务。因小翔自出生后一直跟随小冯生活,为有利于小翔的健康成长,应由小冯抚养至成年为宜,小张依法应承担小翔抚养费。

一审判决后,双方都表示服从判决,现该判决书已生效。

法官说法

该案承办法官陈芳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
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申请进行亲子鉴定的一方需要承担与其诉讼请求相适应的举证责任,同时,亲子鉴定结论作为一种证据,取证方法应具有合法性,不能强制鉴定。启动亲子鉴定的程序,须有当事人申请且双方均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进行。本案中,小张仅凭个人猜测,而未能提供证据形成合理的证据链条加以证明,故法院推定婚生子系其亲生。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 通讯员 沈超 杨淑萍永州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