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生态保险要求科学和技术发力,虞吏豹国家公园保护生态学注重实验室揭牌

新时代,草原发展迎来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成为国家重大需求与千年大计。针对我国草原保护面临的草原退化形势依然严峻、草原退化区域性特征复杂,草原治理成本高、施策效果缓慢等棘手难题,中国农科院草原研究所的丁勇研究员等发表文章提出,加快草原科技创新,助力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建设。

中国绿色时报12月13日报道(记者 王钰)
12月12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保护生态学”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重点实验室在北京师范大学揭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彭有冬、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出席。
彭有冬说,新形势下,建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保护生态学重点实验室,利用空天地一体化生态物联网等先进技术开展科学研究和应用示范,将对东北虎豹野生种群有效保护、恢复以及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科学管理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也是推进国家公园建设科技支撑的有益探索。建设好重点实验室,要强化3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基础和应用技术研究,整合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科学等先进技术,加强东北虎豹等野生动物的种群生态学、食物链与生态系统稳定性等领域研究,突破关键基础理论,强化成果转化和示范应用。二是创新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学术委员会作用,不断完善管理制度,切实提升实验室成果产出和支撑能力,为其他国家公园建设科技支撑提供示范借鉴。三是加强人才培养和引进,统筹各类资源,大力培养、引进有影响力的科技领军人才,培养和稳定一批技术骨干,带动学科与人才同步发展。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将加大对重点实验室的支持力度,提升实验室建设水平。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保护生态学重点实验室依托北京师范大学和延边大学建立,将围绕生物多样性形成与维持机制这一生态科学问题,重点开展东北虎豹等野生动物的种群生态学、行为生态学、繁殖生物学、保护生物学等领域的研究。

中国绿色时报12月13日报道(记者 王钰)
12月12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保护生态学”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重点实验室在北京师范大学揭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彭有冬、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出席。
彭有冬说,新形势下,建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保护生态学重点实验室,利用空天地一体化生态物联网等先进技术开展科学研究和应用示范,将对东北虎豹野生种群有效保护、恢复以及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科学管理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也是推进国家公园建设科技支撑的有益探索。建设好重点实验室,要强化3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基础和应用技术研究,整合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科学等先进技术,加强东北虎豹等野生动物的种群生态学、食物链与生态系统稳定性等领域研究,突破关键基础理论,强化成果转化和示范应用。二是创新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学术委员会作用,不断完善管理制度,切实提升实验室成果产出和支撑能力,为其他国家公园建设科技支撑提供示范借鉴。三是加强人才培养和引进,统筹各类资源,大力培养、引进有影响力的科技领军人才,培养和稳定一批技术骨干,带动学科与人才同步发展。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将加大对重点实验室的支持力度,提升实验室建设水平。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保护生态学重点实验室依托北京师范大学和延边大学建立,将围绕生物多样性形成与维持机制这一生态科学问题,重点开展东北虎豹等野生动物的种群生态学、行为生态学、繁殖生物学、保护生物学等领域的研究。

文章认为:“提升科技支撑能力是解决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关键。运用科技推动草原畜牧业生产提质节本增效,可能是有效解决草畜矛盾、促进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重要途径。”文章说,草原保护面临地缘广袤、问题复杂、科技贡献率低等诸多挑战,草原资源和生态的保护与建设必须建立在对生态系统科学现象的清楚认识,以及对生态系统运行规律准确把握的基础上,予以精准施策,方能事半功倍。

文章分析道:目前,我国草原科技贡献率不足30%,远低于国外草业科技贡献率,科技支撑能力提升任务紧迫而艰巨。首先,草原生态和生产功能发挥的关键机制还没有彻底弄清,基础研究薄弱;其次,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重大技术创制缺乏突破性成果,转化率低;第三,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成功模式短缺,示范推广难度大。新时期草原保护要求从资源、生态、经济、环境等多维度破题立新,但长期以来,我国草原科技发展多偏重于基础理论的研究与技术的创制,技术集成与模式优选未能实现同步发展。

对此,丁勇等提出多项政策建议:

加大科技投入,补齐草原保护研究短板。国家急需加大对草原科技投入,通过科技计划对符合条件的草原科研活动进行支持。通过专项资金对以产业为主线构建现代产业技术体系进行支持,目前仅仅对牧草生产为主的草产业有一定支持,忽略了草原生态产业。通过基本运行经费、基本科研业务费等对草原科研院所改善科研基础条件、开展自主研究等进行支持。通过专项转移支付、科技成果转化资金等提升区域科技创新能力,改善区域草原科技创新条件,加强草原科技创新支撑平台和服务体系建设,推动草原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加强基地建设,打造草原科技创新舞台。重点实验室、工程中心、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野外科学观测站等创新基地是科技创新的基础条件。长期以来,草原科技创新基地建设薄弱,目前,面向草原生产领域,仅有1家国家重点实验室(草地农业生态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挂靠兰州大学),虽然建设了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等野外试验站等,但功能比较单一,缺乏综合试验基地。建议我国尽快完善草原科技创新体系建设,面向草原资源与生态保护领域布局国家重点实验室,组建草原生态保护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建立国家草原科学数据共享中心,完善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在草原典型领域、典型生态系统的科学布局。

加快草原科学研究队伍建设。目前,草原科学研究基础薄弱,从事草原科学研究的单位普遍存在人才结构配置不合理、人才队伍工作机制不完善、建设投入不足等问题。人才短缺从根本上影响了国家对新时代草原工作者的需求。针对人才问题,需要依据现有的科研工作及未来的科研发展,明确所需的人才及其结构,制定详细的人才队伍建设计划,需要通过重大科研项目培养和提升草原科技领军人才,利用重大项目资源聚集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投入到我国草原科学研究中来。

启动实施国家草原科技创新重大专项。从领跑前沿基础理论、突破核心关键技术和加强技术集成与示范等方面,尽快启动实施国家草原科技创新重大专项。

基础前沿研究领域,应重点研究草原生物多样性维持与生态系统功能提升的关键机制、草原土壤肥力维持与提升的关键机制、草原关键生态草环境适应的生物学机制、草原植被对土壤系统的反馈机制。

关键技术创制领域,应重点研究退化草原植被系统修复与重构的关键技术、草原土壤肥力维持与功能提升关键技术、草原信息化管理与智慧牧场建设技术、草原生物和非生物灾害精准监测与预警关键技术、草畜平衡与草原生态经济耦合关键技术、多尺度草原生态资产核算业务化与生态补偿技术。

集成转化示范方面,应重点开展蒙甘宁草原生态保护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新疆山地草原生态保护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青藏高原草原生态保护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云贵川黔草山草坡保护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