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人员曾同俄高官会面,监督通俄调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央视网消息:当地时间15日,美国白宫宣布,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泰·柯布(Ty
Cobb)为白宫特别顾问,以监督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事件的相关调查。泰·柯布曾担任华盛顿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Hogan
Lovells)的辩护律师、前任联邦检察官。

  当地时间8日,普京在德国汉堡出席新闻发布会 供图/视觉中国

2016年9月26日,美国纽约州,特朗普与长子参加竞选造势活动。REUTERS/Mike
Segar

  延伸 · 回顾俄总检察长办公室否认介入小特朗普与俄律师会面

  8日,美国《纽约时报》曝出特朗普竞选团队涉嫌通俄更多“新料”。报道称,特朗普在2016年6月“内定”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其竞选团队核心人员同一名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俄罗斯律师会面。

华盛顿7月12日 –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称,他并没有因其子小特朗普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与一位俄罗斯律师会面而责备他儿子,他自己几天前才获悉此事。

  有西方媒体报道,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长办公室介入了去年小特朗普与俄罗斯律师维塞里尼茨卡娅的会面。对此,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长办公室官员14日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坚决否认相关报道,该官员表示,这些报道都是“无稽之谈”。

  该报道距离特朗普、普京在德国汉堡G20峰会期间会晤仅过去一个晚上。当天,双方会谈超过两小时,远超原计划的半小时,让排在特朗普之后要同普京会晤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等了许久。对此,普京感到抱歉,安倍则表示理解,称俄美领导人有太多话题要谈,他为双方能够畅所欲言感到高兴。

特朗普被问及是否知道其子在去年6月与俄罗斯律师Natalia
Veselnitskaya会面时,特朗普回答说:“不,我并不知情,我是在几天前才听说这件事。”

  特朗普儿子会见俄律师续:或有新的与会者证人出现

  可疑律师客户为俄政府高官

根据小特朗普周二公开的邮件内容,他去年欣然同意与一位据称是俄罗斯政府律师的女士见面,而且据说后者手中可能握有可以打击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情报,以此作为俄罗斯正式支持特朗普的举措之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特朗普大儿子或将因为和俄罗斯律师的会面接受调查之时,一名名为雷纳特·阿克梅辛(Rinat
Akhmetshin)的俄罗斯裔美籍说客14号表示,他也参与了去年六月的那次会面,他认为那次会面就是俄罗斯政府为了帮助特朗普选举而进行的。

  《纽约时报》援引政府机密文件和采访信息报道,2016年6月9日,特朗普的大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特朗普竞选团队时任主管保罗·马纳福特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与俄罗斯籍律师纳塔莉娅·维塞里尼茨卡娅会面。

特朗普坐在总统办公室的桌子后面说,他并没有因为此次会面而责备他儿子。

  延伸 · 推荐普京:特朗普懂得倾听 与竞选期间形象相差很大

  特朗普当月6日被认可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次月19日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正式获得提名。就目前披露的信息看,上述会面是特朗普团队核心人员与俄罗斯人之间最早的一次私人会晤。

“我认为许多人都会进行那样的会面,”特朗普说。

  当被问及对特朗普有什么印象时,普京说:“准确地说,我记得在德国新闻发布会上也已经谈过,他是个很坦诚的人,与电视里和竞选期间塑造的形象相差很大。”

  至于维塞里尼茨卡娅的身份,《纽约时报》报道,她是一名俄罗斯说客,客户包括俄罗斯国有企业和一名政府高官的儿子,后者在美国境内经营的企业于上述会面发生时正接受调查。

这些电邮是最确凿的证据,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官员欢迎俄罗斯提供帮助以赢得2016年的大选。“通俄门”事件让特朗普的总统职位笼罩疑云,并促使美国司法部和国会展开调查。

责编:李赢

  另外,维塞里尼茨卡娅积极反对“马格尼茨基法案”,力推松绑对俄罗斯人制裁,这一立场与俄罗斯政府立场一致。马格尼茨基是俄罗斯一名律师,受逃税指控2008年被俄警方逮捕,2009年羁押期间死于看守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012年签署与俄罗斯人权问题捆绑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44名与马格尼茨基之死和侵犯人权有关的俄罗斯人。

小特朗普周二在接受Fox
News访问时说,“如今回顾起来,我可能会以略为不同的方式来处理那些事。”

  作为对“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反制措施,俄罗斯废除了俄美2011年7月签署的美国公民收养俄罗斯孤儿协议,还禁止对俄罗斯公民实施过犯罪、参与非法剥夺俄公民自由或对俄公民进行过不公正审判的美国公民入境。

**信任普京?**

  小特朗普称此前不知其身份

特朗普在周三的专访中还表示,他曾直接问过俄罗斯总统普京,他是否牵涉美国情报机构所说的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普京断然否认。

  《纽约时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马纳福特在接受国会调查时透露了上述会面。

特朗普称,上周五他与普京在德国会晤的两个多小时中,最初的20或25分钟谈论的都是干预大选这一主题。

  马纳福特执掌特朗普竞选团队约5个月,因隐瞒名下公司受雇替乌克兰执政党游说事宜于去年8月辞职。马纳福特也是特朗普团队中被特别调查委员会列为严格调查的对象之一。他否认“通俄”,称他在乌克兰的工作与2016年总统选举无关。

“我问,你干预美国大选了吗?他说没有,我没干预,绝对没有。然后我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问了第二次。他还是说绝对没有,”特朗普称。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和库什纳的代理人证实,上述会面确实存在,但只是无关总统选举的简短会面。

当记者问特朗普他是否相信普京这番话时,特朗普停顿了一下。

  小特朗普在声明中说,他被熟人邀请参与会面,事先并不知道对方身份。“这是简短的介绍性会面。我让贾里德(·库什纳)和保罗(·马纳福特)一起去。我们主要讨论了几年前很活跃的美国家庭收养俄罗斯孤儿项目,该项目后来被俄罗斯废止。”

“你听我说,有事情发生了,那我们必须得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们不容许在选举过程中出现像那样的事情。所以出了事情,那我们就必须得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特朗普说。

  “这在当时无关竞选,也没有后续进展。”小特朗普说。至于中间搭线的那名“熟人”,他没有说明其身份。

关于普京,特朗普补充说道:“确实有人说过,他如果真的做了这回事,你也发现不了。这一点非常耐人寻味。”

  小特朗普未在政府机构任职,因此未被要求提交与他见面的外方人士名单。

虽然美国情报机构、甚至特朗普的内阁官员都曾说俄国干预了大选,但特朗普对此一直闪烁其词,时不时地暗示可能有涉及其他人。

  库什纳的律师说,此前因“通俄门”调查需要,库什纳已经提交过与他见面的外方人士名单。对上述会面,库什纳出于慎重考虑,也提交了相应更新。“库什纳愿意配合调查,分享他所知道的情况”。

关于特朗普觉得他是否可相信普京的问题,他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特朗普说,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在为本国谋求利益,正像他本人为美国谋求利益。

  俄罗斯“卫星”新闻通讯社就《纽约时报》爆料回应称,美国媒体频频以不具名人员为消息源,报道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官员、商人间联系,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和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等已多次回应,美国媒体对俄罗斯的指责“绝对没有事实根据”。

“我不会随便相信别人。但他是俄罗斯的领导人。俄罗斯是全球第二核大国。而我是美国的领导人。我爱我的国家。他爱他的国家,”特朗普说。

  纵深

特朗普照旧表示,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不存在勾结。

  普京称特朗普对其解释感到满意

“根本没有什么协作。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愚蠢的事,”他说。

  普京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谈及前一天与特朗普的会晤,普京强调俄干预美大选的说法没有根据,并表示特朗普对他的这一回应感到满意。

特朗普表示,民主党利用这种指控为11月希拉里的败选开脱。他说:“尽管民主党耍尽花招,但白宫仍运作得十分完美。”

  普京表示,在前一天的会面中,特朗普主动提及了所谓的俄干预美大选这一话题。普京强调其立场是一贯的,即俄方没有干预美大选,这样的说法毫无根据。“他要我予以澄清,我进行了解释。在我看来,特朗普对我的回答感到满意。”

特朗普表示,虽然他和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能达成停火协议,但他们在其他问题上存在利益冲突。特朗普说,他的加强军备以及能源增产计划是与普京直接针锋相对的,俄罗斯这个国家依赖于能源出口。

  普京表示,特朗普为人坦率,在交谈中对各类问题的反应也很迅速。普京认为自己已经和特朗普建立起个人关系,如果双方能够继续类似前一天的对话方式,有理由相信俄美至少能将双方合作恢复到理想的水平。

他们之间的矛盾使他怀疑,普京去年是否像很多新闻报导所说的那样真的支持了他。

  普京与特朗普7日在德国汉堡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首次会谈,会谈持续两个多小时,大大超过原定45分钟的计划时间。据报道,俄美首脑在叙利亚停火等问题上取得一定共识,但在所谓的俄干预美大选问题上两国外长说法不一。俄外长拉夫罗夫介绍称,在此次会谈中,特朗普已接受普京否认俄干预美大选的说法,但美国务卿蒂勒森对此予以否认,称特朗普与普京进行了“长时间激烈的”讨论,这一问题可能是两国目前“难以解决的分歧”。有分析预计,两国关系僵局在短期内难以迅速破解。

“这真的是我很想问普京的一个问题:你真的支持我吗?”

  特朗普见安倍施压日方市场开放

编译 汪红英/李婷仪/王颖;审校 白云/戴素萍

  8日,特朗普还在汉堡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特朗普再次提及日本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共同社援引日方官员的话报道,特朗普向安倍重申了“共同市场准入”对于两国的重要性。

  这名官员没有说明特朗普的具体所指,但共同社报道,按特朗普的一贯立场,他可能再次指责日本以非关税壁垒保护国内汽车市场,并且对进口农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首次向世界贸易组织(WTO)表达了对日本贸易政策的担忧,指认日本汽车市场的行业标准和产业认证制度构成非关税壁垒,对美国汽车制造商构成不利,与此同时日方还通过高关税保护本国农产品市场。美方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和农产品市场。

  不过,按日本官员说法,特朗普在会晤中并未提及两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可能性。

  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是特朗普力主的贸易政策。自参与总统竞选以来,特朗普就不断表示美国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代之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从“团购”变“单点”。今年1月,特朗普上任后签署行政令,宣布美国退出TPP,彻底推翻了其前任奥巴马留下的一大政治遗产。

  日本对日美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颇有疑虑,原因在于担忧特朗普政府以此施压日本开放市场,尤其是在日本高度政治敏感的汽车和农产品领域。安倍表示,日方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的第二轮日美双边经济对话上与美方实现“建设性”磋商。

  日本是美国第二大贸易逆差国。去年,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为690亿美元(约合4700亿元人民币)。

责编:李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