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以色列关系进入

作为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一直被认为是“牢不可破”的盟友关系。而随着美国国内总统选战如火如荼的举行,以及美国在中东地区推行的巴以和谈长期无法重启,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也似乎随着奥巴马政府的“大期将近”而进入到了“垃圾时间”。未来的美国和以色列关系,似乎也将面临着来自于美国国内政治大动荡的新挑战。

尽管奥巴马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之间的私人关系不佳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但是两国之间政府关系如此僵冷也确实让人们感到吃惊。先是美国副总统拜登在3月初访问以色列,同以色列高层商讨重启巴以和谈。拜登提出的建议与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的建议类似,即按照1967年边界线和停止扩建犹太定居点为前提。不过内塔尼亚胡却指责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支持对以色列的暴力行动,认为当前巴以和谈的时机仍然不成熟。拜登副总统算是白跑一趟。

而随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不久前访问美国参加一年一度的“全美以色列公共关系协会”年会期间,拒绝与奥巴马会面。尽管以色列官方的解释是,为了避免在美国大选期间过度介入美国的政治,但是这样的解释不免让人感到托词感太重。如果这样的说辞成立的话,那么说明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政府实际上已经不再将奥巴马视作一个“总统”,而当做了一个即将失去权力的“空架子”。

当然,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之间的矛盾有多重方面构成,除了人们常说的种族原因之外,两人的价值观、战略趋向和对于当前中东形势的看法都显得格格不入。以色列许多学者和政府官员私下里都认为奥巴马政府太过“软弱”,事事想法太过“浪漫”,对于当前的中东形势充满幻想;而奥巴马政府则认为,以色列的想法和做法太过独断,根本没有考虑过和平的希望,一味在强力上蛮干。奥巴马政府眼中,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是一个非常适合谈判的“温和派”,而且阿巴斯年事已高,阿巴斯无论是由于身体上或者是其他原因“退休”的可能性很大,如果阿巴斯不再,那么一个适合以色列进行巴以谈判的合适人选也会随之消失。所以,美国认为应当抓紧时机,促成巴以和谈的再次尝试。

每当叙述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关系,很容易让我想起2013年奥巴马总统访问以色列之时。尽管内塔尼亚胡亲自前往机场迎接,但是下了飞机的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显然格格不入:奥巴马甚至直接脱下了外套,穿着衬衫,单手将外套勾在后肩走在前面,弄得西装革履的内塔尼亚胡也不得不苦笑着脱去外套,学着奥巴马,单手勾着外套,亦步亦趋的走在后面。看似两人着装奇异且类似,却让人感觉到了两个人格格不入的性格与纷争。

随着国务卿克里在巴以问题上促谈的失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和平问题逐渐被更为直接和棘手的叙利亚问题、难民问题、伊朗核问题乃至利比亚问题盖过。巴以问题甚至成为了无人问津的角落。今年1月份,当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夏皮罗在一次安全会议演讲中声嘶力竭的力促以色列改变对于巴以和谈的僵化态度之时,尽管在座的以色列学者们仍然回应以热烈的掌声,但是夏皮罗恐怕自己也明白,言论无法改变以色列和美国之间僵冷的态度。

以色列和美国之间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当前的伊朗核问题上。内塔尼亚胡一直想力图让美国和世界认识到伊朗仍然野心勃勃的发展核武器,而且尽管接受了来自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与监督,但是这些措施远远不能真正起到约束效果,伊朗仍然将继续秘密研发核武器,甚至会在时机成熟之后将国际社会一脚踢开;在巴以问题上,内塔尼亚胡和不少以色列人认为,是巴勒斯坦方面威胁到了以色列的安全,以色列所做的一切只为了自卫。

当然,美国并非对于以色列没有特殊的“照顾”。在同伊朗签订关于核协议的同事,美国也试图同以色列进行协商,通过划拨更多的“军事援助”来安抚以色列这个小兄弟。只不过从当前来看,以色列和美国之间就军援的多少仍然没有达成共识。以色列和美国当前商讨的关于从2017年-2027年未来十年的军事援助计划。根据美国的想法,美国将会提升当前每年给予以色列的“3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将其提高到“40亿美元”,这样可以将多出的部分用于进一步提升以色列军队的战斗力,抵消以色列对于伊朗接触核制裁后对于地区形势的担忧和敏感神经;而以色列则希望能够将这笔资金提升到“50亿美元/年”,而且不包括每一年中将要临时向美国提出的各类军事援助的新请求。美国和以色列之间关于军事援助计划的谈判争执较大,而且停滞不前。

其实对于以色列尤其是内塔尼亚胡来说,同美国之间的纷争,尤其是对于奥巴马的冷战,其实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政治冒险。如果我们回顾过去一年的美国-以色列外交历程,会发现以色列不仅没有能够阻挡国际社会和伊朗签订核协议,而且也没有能够在美国国会——这个传统的以色列“院外集团”重要阵地——阻止对于伊朗核协议的通过。内塔尼亚胡强硬的表态与以色列外交上的不断受挫,表明了以色列并没有能力承担美-以外交关系恶化带来的影响。

伴随着美国大选的展开,以色列国内也似乎已经放弃了奥巴马政府,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下一任美国总统和各个总统候选人关于中东政策的表述之上。但是无论下一任总统谁来当选,以色列仍然需要美国,仍然避不开巴以和谈的话题。相安无事却若即若离的奥巴马与内塔尼亚胡,使得美国与以色列之间关系进入了“垃圾时间”。

(作者为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系博士研究生,文章转自中国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