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龚书扬自杀,龚书扬夺警枪饮弹自尽

  菲华phhua.com讯:菲国警总监描道洛迷昨天下令岷里拉警署深入调查承认在三个星期前杀死其前度中国籍女友的华青的自杀案件。

  菲华phhua.com讯:“妈妈,对不起;爸爸,对不起。”

  菲华phhua.com讯:岷里拉警区已结束了对本月初涉及杀害女友的华青命案的死因调查,并证明了华青当时是自杀,而且与将其扣押的警员无关。

  描道洛迷给岷里拉警署署长虞爹礼斯下达了指示,他希望查出二十五岁的龚书扬是发生了什麽事。据说龚氏在上星期六晚上九点後在被警员押送去岷里拉检察官办公室的途中,夺去其中一名负责押送之警员的佩枪後开枪自尽。

  这是杀害其前女友之华青在夺走警枪然後自尽前说的话。

  根据岷警区总务科的一份报告,并没有对被指涉及龚书扬命案的警员提出刑事起诉的合理依据。

  据GMA新闻昨天上午的报导说,岷里拉警方说,当龚氏在上星期六被送往岷里拉财政办公室的途中,他设法夺走了负责押送之警员的佩枪,并且往自己的下巴开枪。

  二十七岁的龚书扬因为於一月十四日杀害二十四岁前女友赵春兰,在上星期四被捕後,他在前天被送往岷里拉市检察官办公室准备进行研讯时自杀。

  报告指出,调查结果显示,并没有对当时负责扣押龚氏的三名凶杀科警员杜兰丶拉育颜和伊描斯戈提出刑事起诉的根据,并指出各证据和龚氏家属未提出指控,而作出该结论。

  尽管据警方说,龚氏已被上了手铐。龚氏是於星期四晚上在岷里拉被捕的。

  因为监控器录下了龚氏与赵氏在马拉地菲央行後的罗哈斯大街争吵,其後龚氏开车辗过赵氏,甚至用刀猛刺她。

  该份报告又指出,刑事化验所对杜兰丶拉育颜和伊描斯戈的石蜡测试未验出三人手上有残留的火药。

  菲国警昨天说,它将会调查在押送嫌犯期间是否做了适当的措施。

  他於上星期四在马拉地区塔虎大街的塔虎大厦被捕。

  有关报告亦指出,射中龚氏的子弹是来自杜兰的9毫米口径手枪。

  岷里拉警署将会用龚氏自杀所使用的九毫口径手枪做弹道测试,并且会为负责押送龚氏的三名警员做石蜡测试。也将会进行硝烟测试以确定是用了哪一把枪的。

  龚氏在前天晚上九点左右,由两名警员送出岷里拉警署杀人科的羁留室,准备押送至岷里拉市检察官办事处。

  调查显示,因在1月份残杀其女友赵春兰而被警方逮捕的龚氏,在2月4日正在被三名警员带往岷里拉市检察署时,被带上了一辆由伊描斯戈驾驶的警车(车牌SGK
371),而坐在龚氏两旁的是杜兰和拉育颜。

  菲国警总监描道洛迷在接受电视新闻访问时说:“我们会深入调查。我们要知道他们所做过的事,那样,我们才能执行所有的安全措施。当然,我们也要知道他们所做的措施是否正确,但是,当然,把手铐在前面是正确的措施。”

  岷里拉警署杀人科主任黎奥甘布说,虽然被铐上了手铐和被警员护送,但龚氏设法夺走了警员杜兰的佩枪,并且自尽。

  据报导表示,当警车驶至亚耶拉大街和塔虎大道路口时,左在龚氏左边的杜兰手上的文件散落在地上。龚氏趁机拔出杜兰插在右腰的手枪,并对着其下巴开枪。

  虽然龚氏是坐在警员杜兰和拉尤岸的中间,但是,警方说,他们都无法阻止嫌犯开枪自尽。

  龚氏应该是在警车因为红灯停在塔虎大街和亚耶拉大街交界时,及坐在其左边的杜兰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一些文件时逮到了机会。

  警员们当时立即将龚氏送往总医院,但在抵达医院时便已死亡。

  黎奥甘布说:“一切来得很突然,而且我们警方并没有预料到嫌犯会这麽的做。”

  黎奥甘布引述了其下属的话说,在自杀前,龚氏用中文喃喃自语,“就像是在说祷告文一样”,他们只听得懂“妈妈,对不起;爸爸,对不起”。

  三名警员在事後自愿地接受石蜡测试,并交出了配枪。

  杜兰警员昨天在新闻报导中说:“我所带的文件很多,有一部份掉在车上了,所以我弯腰去捡文件。突然我的枪被夺走了,我很吃惊,所以转头过去,与此同时,我看到了他向自己开枪。”

  杜兰警员说,龚氏夺了他的点九口径手枪,并且向自己下颚开枪。

  龚氏在2月3日被捕後,已承认亲手杀害赵春兰。报导指出,他当时开车将赵春兰撞倒在地,并两次辗过其头部以及捅了多刀。

  拉尤岸补充:“我们都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感到震惊。”

  杜兰说:“当我们的车在塔虎大街时,当接近亚耶拉的时候,警车因为红灯停了下来,我的文件掉在地上了。我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文件时,他突然夺走了我的枪,当我转过头时,他已经开了枪。”

  龚氏在认罪後表示,他必须先杀了赵春兰,否则他父母将会被她杀害。

  拉尤岸说:“杜兰大叫,所以我也转过头去。我看到了他把枪指着自己的下巴。我我吃了一惊,目瞪口呆。”

  黎奥甘布说,警方即使火速把龚氏送到菲律滨总医院,但是,他最终不治死亡。子弹仍然在其头部内。

  据杜兰说,他们没有预料到龚氏会自杀。

  他说:“一切都很突然。我们都被吓到了。我们没有预料到他会那麽做,因为他一直都很沉默。”

  龚氏的尸体於昨天下午在岷里拉市圣伊凡殡仪馆内被检验。

  黎奥甘布说,将会检查其身上的火药。杜兰丶另一名负责护送的警员拉尤岸和警车的司机也将会接受石腊测试,以确定当中没有作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