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测试时与人相撞致伤,初中生罚站晕倒脸缝5针牙齿脱落

据了解,罗某系桃源县某中学1806班在校学生,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2018年10月18日下午上第6节体育课时,体育老师刘某安排1806班的学生在该校体育场进行50米短跑测试,同时另一体育老师余某安排1804班学生在该体育场进行立定跳远测试。当天下午3:15分许,罗某从起跑线出发跑到约30米处,此时,1804班进行立定跳远测试的谌某突然出现在跑道内,导致两人相撞倒地,造成罗某两颗门牙牙冠根折,折致龈下,牙龈部分撕裂。后罗某父母带着罗某在多家专科医院求诊,罗某的伤情经鉴定:罗某之损伤需门诊治疗;误工期35日;护理期7日;营养期14日;医疗费用以医疗终结时间内实际所需为准;成年后义齿修复费用评估为30000元,需更换二次。

昨天上午记者获悉,房山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老师以强调课堂纪律为由对全体学生进行罚站有所不当,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但该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因此应当由学校承担责任,比例为20%。

法官表示,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三十九条对教育机构承担责任的形式的规定有明显的区别,民法总则对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划分进行了调整,将导致在类似案例中对教育机构责任的判定产生显著的影响。

桃源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生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本案中,罗某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就读于桃源某中学,该校对其具有教育、管理和保护的法定义务,罗某在体训课期间,与他人碰撞倒地受伤,可见,该校在组织罗某上体训课时,未合理安排时间、场地及区域划分该校明显存在过错,应当对于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两被告之间的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现因桃源某中学未尽职责范围内的法定义务导致罗某受伤,按照保险合同约定,桃源财保公司应当在保险责任范围内予以赔偿。(记者:刘玺东
通讯员:张璇)

关于张某在体育课站立过程中晕倒致伤,原告认为体育课上邢某对全体学生罚站20分钟构成体罚。邢某认为因为学生课堂纪律不好要求全体学生站着反思这一事实属实,但站立时间不到20分钟,大概12分钟左右,并且该行为系正常的教学管理活动,不认为构成体罚,但邢某称张某在当天的体育课上课堂纪律较好。

小明受伤后,被送至重医附属儿童医院治疗,被诊断为脑震荡。一个多星期后,小明出院,共产生医疗费5894.05元。后来,法官根据庭审举证质证等情况,将小明一家的损失估计为6724.05元。

图片 1

随后,张某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校医将其送至北京某医院进行治疗。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载明:“晕厥原因待查。低血糖?”张某的伤情为:“颏部软组织挫裂伤、劈裂牙。”后张某到北京某医院进行后续治疗,诊断为:“6┼5冠根折、4┼
冠折”,再次后续治疗需成年后才能进行。

■法官说法

近日,桃源县法院审结了一起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件,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桃源支公司赔偿罗某医疗费7558.9元,鉴定费2000元,护理费742元,营养费1400元,交通费2000元,后期治疗费为90000元,合计103700.9元。

开庭

  判决:三方各自承担责任

桃源县某中学对其在校注册的4490名学生在桃源财保公司投保了校方责任保险。

为此,张某将邢某和北京市燕山前进中学告上法院,要求两名被告共同赔偿其医疗费等共计1530元。

第三十八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

原标题:初中生罚站晕倒脸缝5针牙齿脱落 学校被判赔300元

9岁小学生在学校被同学拉拽摔成脑震荡,究竟是“无民事行为能力”还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这对责任认定有重要影响。一起来听听法官是怎么说的。

法制晚报7月25日消息,上体育课时,因为打铃后没有及时站好队,女体育教师邢某对女学生张某所在的班级罚站。其间张某晕倒,导致面部被缝5针,3颗牙齿脱落或破损。

小明受伤,小文、小浩该担多少责任?学校及小明本人该不该担责?担多少责?对此,学校及小文、小浩、小明的家长有了分歧。

原告认为,被告邢某违反《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体罚学生且未尽到监护保护义务致原告受伤,邢某的行为属于体罚,且至今未付出过任何费用,故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法规,向被告主张民事赔偿,要求邢某和前进中学共同赔偿原告医疗费、交通费等共计1530元;另外要求进行伤残鉴定并由被告赔偿伤残赔偿金;还要求诉讼费和鉴定费等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

图片 2

学生被罚站晕倒后脸上留疤起诉学校、老师

去年9月9日课间休息时,时年9岁的小明(化名)与同学在走廊上休息玩耍并坐在窗台上。五年级的小文(化名)、小浩(化名)对他进行了拉拽,致小明倒地后受伤。

学校承担二成责任赔被告经济损失300元

综合案情及评判各方的行为,法院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认定小学、小文家长、小浩家长各承担一定赔偿责任,小明也自行承担部分责任。

老师辩称罚站是正常教学活动不构成体罚

  对民事行为能力的界定 对责任判定有显著影响

原告诉称,为了治病,家里先后花费医疗费、交通费等1500多元。目前,原告不仅面部留有4厘米的疤痕需要继续整形,而且牙齿脱落坏死等也需要继续治疗。

小文、小浩的年龄超过了10岁,按照《民法通则》,他们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晓其行为完全可能导致原告受伤,故其行为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房山法院一审判决北京市燕山前进中学赔偿张某各项损失共计300元,驳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不过,法院亦明确,原告后续治疗费用可待实际且必然发生后另行主张。

案情:小学生摔伤,赔偿有分歧

本案中,张某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前进中学上体育课被罚站期间晕倒导致面部受伤,根据诊断证明书的记载不能排除系自身原因所致。同时邢某在体育课上以强调课堂纪律为由对全体学生进行罚站亦有一定的不当之处,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三十九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房山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北京市燕山前进中学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各项经济损失300元,驳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此外,小明爬坐窗台的行为具有一定危险性,且在小文、小浩拉拽自己的情况下,未采取有效的防范措施,仍爬坐在窗台上,导致被拉下受伤。因此,其自身行为有一定的过错,应当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被告前进中学则称,体育课是体育老师根据体育教学教材的内容进行设置的,当时是按照课程安排进行常规教学,原告的受伤是因为其自身原因,是意外发生的。原告摔伤之后,老师、学校都履行了相应义务,所以学校不存在过错行为。依据法律规定,学校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事发时小明的年龄9岁。很巧,按照《民法总则》,他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按照《民法通则》,他则是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九龙坡区法院承办法官说,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的条款;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的法律条款。

判决

法院审理认为,未成年学生在学校学习生活期间,学校对其负有教育管理职责和确保其安全的义务。按照《民法通则》规定,小明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校学习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其所在小学应当承担责任。本案中学校举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尽到了完全的教育管理职责,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

16岁的张某是北京市燕山前进中学的女学生,邢某是该校的女体育教师。张某诉称,2014年10月23日,被告邢某在上体育课时体罚原告所在班级的全体学生,原告不堪体罚摔倒受伤,面部破相缝5针,一颗牙齿脱落或坏死,2颗牙齿破损等。

法院综合考虑案件具体情况,酌定被告前进中学承担责任的比例为20%。原告后续治疗费用可待实际且必然发生后另行主张。

法院查明,原告张某系前进中学的学生。2014年10月23日上午第三节体育课时,该班学生因上课铃响后没有及时站好队,体育教师邢某要求全体学生呈站立状态。持续站立过程中张某晕倒受伤。

被告邢某辩称,对原告所称的“罚站”的说法有异议,因为事发时是她在对学生进行正常教育,是正常的教学活动。关于原告要求赔偿的各项费用,原告要求的后续医疗费没有发生。另外,她认为上课是职务行为,包括事后的整形等一系列事项都不应该由她承担责任,而应由学校承担。

法院认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另外,邢某系前进中学的一名教师,事故发生在其履行职务期间,故应由前进中学承担赔偿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