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一女子获刑,竟成抢手货

进价只有10元钱的减肥药,经过一番精心包装后,通过微信朋友圈销售,竟能卖到300元,还一时卖断了货,而且药品中还检出用于治疗便秘的酚酞成分。

本想自己减肥,吃着减肥药感觉不错便琢磨着做微商售卖;卖20元无人问津的减肥药,换了“高大上”的包装后价格提到200元-400元竟然还时常断货。“微商女”李某在全国发展了几百人的下线替她卖假药,半年多时间她竟然卖出近80万粒减肥药,非法获利近20万元。

自创品牌销售减肥药 浙江兰溪:四人因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诉

90后女子李明娟通过在微信朋友圈内出售伪劣减肥药,并发展下线,短短5个月内,销售收入近30万元。近日,济南槐荫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李明娟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获刑1年6个月,罚金16万元。

网购20元减肥药,改“高大上”包装卖到200元

本报讯(通讯员范宝华 杜伟人
何洁)将从网上买来的散装减肥药进行包装,自己命名商品名称,然后在淘宝网刷单造成畅销假象,最后放到微信圈进行销售。2018年12月27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叶某等人被浙江省兰溪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孕妇吃减肥药失眠浮肿

30多岁的李某家住山东济南槐荫区,去年初,她从网上买了一款名叫“魔豆”的减肥保健食品,食用后发现减肥效果不错,很有生意头脑的她就利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专门售卖这种减肥药。

今年27岁的福建人叶某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做起了减肥药生意,在与开有一家装饰材料经营店的同乡陈某结婚后,继续从事着这份工作。2017年5月到8月间,叶某陆续通过陆某华购进12万粒减肥药胶囊,将其分类后取名为“纤姿美”纯中药减肥胶囊,并由店里员工李某设计包装盒及说明书,又通过陈某购买瓶子,根据顾客购买量设定不同价格,以散装或盒装方式对外非法销售。其间,叶某负责在淘宝网、微信上联系客户销售减肥药,将客户订单信息告诉陈某或李某,由陈某和李某单独或共同将减肥药胶囊进行包装,并发往快递公司邮寄,共向110名客户销售“纤姿美”纯中药减肥胶囊258盒、散装117粒,销售金额共计7.8万余元。

去年1月份,孕期内的高女士通过微信朋友圈了解到一款减肥胶囊很有效果,就加了名为“刘小米”的微信好友,购买了1盒,每天吃1粒。没想到,吃了20多粒后,她接连出现了头晕、失眠、恶心以及小腿浮肿的症状。咨询医生后,被告知是吃减肥药造成的。

最初,她20多元购买的“魔豆”减肥食品卖40元,却少人问津。她就找人对减肥食品包装盒进行了升级改造,设计了新包装后,将“魔豆”改名成“XX瘦身密码”排毒减肥胶囊。

案发后,民警在陈某的装饰材料经营店内扣押叶某持有的散装减肥药胶囊21.71kg,瓶装减肥药胶囊228瓶,盒装减肥药胶囊240盒,黑金盒包装空盒1074只,“纤姿美”纯中药减肥胶囊纯黑试纸450包,瓶盖476只,空瓶200个。经检测,叶某所销售的“纤姿美”纯中药减肥胶囊均含有违禁药物成分,其中黑金盒包装与散装胶囊含有酚酞成分,瓶装胶囊含有西布曲明成分。

与卖家在微信上多次交涉后,高女士最终获得了19000元的赔偿。然而,高女士所不知道的是,这款包装精美的减肥药不仅是三无产品,更是含有用于治疗便秘的酚酞成分。

据了解,这款“XX瘦身密码”排毒减肥胶囊在国内查不到任何同名标识,也不存在侵权问题。为了让这款减肥胶囊更显档次、更吸引消费者眼球,李某自己做了一份产品检测报告,声称是绝对无公害中药减肥产品。在售价上,她摸透了人们认为“便宜无好货”的心理,把20元的减肥食品提价到
200多元,开始在朋友圈销售。

另查明,2017年6月,福建晋江人洪某向叶某购买了100盒“纤姿美”纯中药减肥胶囊后,同样以微商形式进行销售。截至2018年1月31日,除34盒胶囊退货给叶某外,洪某实际对外销售52盒,获利8020元,尚未销售的14盒胶囊被民警扣押。

出售减肥药的“刘小米”名叫刘丽,她也是在朋友圈看到了该款减肥药,买来试吃后,觉得效果不错。于是,她微信联系到卖家王美,以每盒50元左右的价格进货,加价后卖300元一盒。

没想到这一变身,让这款三无产品销量大增。李某开始利用传销的模式,以“XX瘦身密码”排毒减肥胶囊全国总代理身份陆续发展了几名下线代理人,动员他们也分别发展各自代理,同案嫌疑人王某、毕某某、刘某等人均在此列。生意做大之后,李某便专心处理下单、发货、敛财等事务。

鉴于叶某、陈某、李某、洪某四人分别生产、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其行为已触犯我国刑法有关规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相应刑事责任,同年10月22日,兰溪市检察院遂对上述四人同案提起公诉。

这款外包装精美的减肥药注明是“纯中药”高档瘦身,贴有“正品保证”和“合格证”的标签,包装盒上写着是一家香港公司生产的,批准文号是卫食字第017号。

威尼斯www608cc,减肥胶囊卖断货收预付款,“微商达人”半年净赚20万

正当案件进入审理阶段,兰溪市法院发现叶某在浙江省新昌县有同样涉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一案被起诉。后经浙江省高级法院同意案件移送兰溪市检察院管辖,作并案处理。12月27日,兰溪市检察院已就此案向兰溪市法院重新提起公诉。

乍一看,这款减肥药没有任何问题。刘丽被上家告知,减肥药是从香港一家公司散装运送来,在国内包装。此外,胶囊、包装盒、“正品保证”和“合格证”标签,也都是上家刘美提供的。而且,刘美还在朋友圈发了所谓的相关质检报告图片。

今年4月,槐荫公安分局食药环侦中队获得这一线索后,将售卖减肥胶囊的下线刘某抓获,然后顺线排查将李某抓获,此时的李某身份已成了该减肥胶囊的“全国总代理的供货商”。

范宝华 杜伟人 何洁

刘美的上家正是李明娟。她的进价是每盒35元,售价200元左右。

威尼斯人在线投注,据槐荫公安分局民警徐正斌介绍,抓获李某时,她刚从河南购进了5000盒“魔豆”,交由下线更换包装盒。由于这款减肥胶囊经过微商售卖效果较好,很多下线那里已经卖断货,提前将预付款打了过来。

起初,李明娟因为自身减肥需要,在网上接触到了一款名为“魔豆”的减肥药,觉得效果不错,她就想代理销售。但由于在网络上代理“魔豆”的人较多,她微店内的交易量和销售价格一直上不去。

在李某家里,警方还发现了龙虾、螃蟹等产品。原来,李某在卖减肥胶囊的同时,顺便卖起了其他热销货,成了“微商达人”。

于是,她另辟蹊径,从河南名叫朱亮的网店老板那里,购买到了名为“强效第三代排毒养颜”的散装减肥药,并自行设计印制了一批包装、合格证,摇身一变,三无减肥药成了“纯中药”高档瘦身胶囊。

截至案发时,李某已在半年多时间里非法获利近20万元,累计销售有毒有害“XX瘦身密码”排毒减肥胶囊近80万粒。此外,民警还在她和几名代理家中查获未售出的减肥胶囊5万余粒,案件总值达100余万元。

朱亮交代,起初15元一盒卖给李明娟,后来是10元一盒。

李某以20元一盒进货,以每盒45元卖给毕某某,下家进货后则以每盒200元至4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李某不到半年时间内,在微信上发展了几百名代理商,这些人涉及河南、广东、福建等省。

眼看着业务量越来越大,李明娟以全国总代理的身份陆续发展了多名线下代理,其微信朋友圈内,代理就多达500多人。就这样经过逐级代理,层层加价,原本10元一盒的三无产品,最终的售价竟高达300元。仅5个月的时间,她的销售收入就近30万元。案发后,民警还在她和几名代理家中查获未售出的减肥胶囊5万余粒。

食用假减肥药可致神志不清,警方提醒慎买微商产品

据了解,酚酞是一种制药工业医药原料,可以作为轻泻剂治疗便秘等症,短期内对减轻体重会有一定作用,但也可能引发肠炎、出血等,过量或长期应用还可能造成电解质紊乱,诱发心律失常、神志不清、肌痉挛以及倦怠无力等症状等。

在抓获李某及其下线的同时,警方将其售卖的减肥胶囊交由省级食品鉴定部门检验,检出了量值高达246.5mg/g的酚酞成分,这是国家食品和保健食品禁用药品成分。

近日,槐荫法院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被告人李明娟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6万元。

酚酞是一种制药工业医药原料,可能引发肠炎、出血等,如过量或长期应用还可能造成电解质紊乱,诱发心律失常、神志不清、肌痉挛以及倦怠无力等症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生产经营的食品中不得添加药品”之规定,李某及其下线代理人员的销售行为均已涉嫌构成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目前,李某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执行逮捕,王、毕、刘等三人也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一名涉嫌向李某发货的省外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警方提醒,淘宝、京东等网上销售渠道经常对销售“三无”产品进行强制下架,而微商则处于无人监管的真空环境。通过微商购买产品,一般消费者无法作出真假鉴定,容易上当受骗,提醒消费者慎买微商销售的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