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披露中央巡视组细节,中央巡视组江西寻

摘要:
滨江宾馆为四星级,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宾馆有豪华套房、总统套房,价格数百到数千元不等。4号楼有六七十间房,全都是标间,价格为260元。  最近,中央巡视组很忙。按照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要求,他们得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对违纪违法问题早发现、早报告。  5月27日,中储粮总公司召开动员大会,由刘伟带队的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该公司。同日,王鸿举带队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江西。5月29日,张文岳带队的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贵州。5月30日,徐光春带队的中央第五巡视组抵达重庆。  中央第一巡视组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巡视组巡视时间约在两个月,但具体截止时间还要看工作完成情况。  目前,5个巡视组对外公布了联络信息,分别都有座机号、手机号和邮政信箱,其中在江西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两个巡视组还公布了电子邮箱,后缀是中国监察部的网站。  目前,各地都没有公布巡视组有多少工作人员。不过,他们会有不同的分工,有负责来电登记的,也有负责来访接待的。前述第一巡视组工作人员说,一般是群众来电反映情况,如果问题属于巡视组管辖范畴,那么可应群众要求见面。  中央第八巡视组工作人员则称,群众可以先来电登记,有材料的话可以直接寄到对外公布的信箱。如果群众需要见面,他们也有接待组,地点就在江西南昌的滨江宾馆4号楼。  滨江宾馆为四星级,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宾馆有豪华套房、总统套房,价格数百到数千元不等。4号楼有六七十间房,全都是标间,价格为260元。  记者同时致电进驻贵州的中央第六巡视组。据接线员反映,他们每天轮流值班,自己值班到晚上8点,随后其他同事接班。  敢于硬碰硬  5月前后,全国共有10个巡视组分赴内蒙古、江西、湖北、重庆、贵州、水利部、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出版集团、中国人民大学,要在上半年开展新中央领导集体上任以来的第一轮巡视。  根据以往巡视的经验,如果是来访的话,人多要排队,并领取登记表。2011年,中央巡视组巡视上海时,还有工作人员会逐个询问排队者,如果是反映诸如知青返城等历史遗留问题,反映者将被劝返,“中央巡视组是接受对官员的举报,这里不是信访办”。  目前,5个巡视组对外公布了联络信息,记者昨天逐一拨打了这些巡视组的电话,发现有些很容易拨通,有些则无法联络上。  5月30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巡视重庆市工作动员会上,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说,一定要按照巡视工作的要求,主动查找问题,诚恳接受巡视组的监督检查,对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不避实就虚、不文过饰非。要畅通巡视组同重庆干部群众的联系渠道,让巡视组充分了解和掌握实际情况。  在上述动员会上,第五巡视组组长徐光春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对巡视工作作出了重要指示,要求中央巡视组落实监督责任,敢于碰硬,发挥震慑力,遏制腐败现象蔓延的势头。  事实上,中央巡视组通过听取汇报、列席会议、受理来信来访、召开座谈会、个别谈话、调阅资料、问卷调查、实地考察、抽查核实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重大事项等手段,能够及时了解情况、发现问题,对党内进行“政治体检”。  通常,中央巡视组组长、副组长可以按照规定与被巡视党组织领导班子成员进行诫勉谈话。在每个省、市、自治区,中央巡视组到来后,副省级以上干部均要接受谈话。  “一个是谈贯彻科学发展观的情况;再一个,你的廉政情况,你的家庭、子女、爱人什么情况都要讲。”中纪委原常委祁培文此前接受央视采访时曾如此表示。  在巡视了解工作结束后,巡视组要写出巡视报告,并向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汇报,经同意后,它还要在15个工作日内向被巡视地区反馈情况和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改进意见。而这些地区也要在60个工作日内将整改方案报送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并且自整改方案报送之日起12个月内报送整改情况报告。  过去10年间,包括侯伍杰、徐国健等腐败案发,最初的线索来源都与巡视工作有关。  而今年中央巡视组巡视重心会由“相对全面”回归其最主要的职能:找线索。为增强效率和针对性,巡视工作也被赋予新的手段——抽查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重大事项。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告诉记者,中央巡视组的本轮巡视将更加注重反腐职能,巡视工作的职能回归至发现和反映违法违纪线索。  专家建议“微服私访”  早在1996年,十四届中纪委六次全会作出“选派部级干部到地方和部门巡视”部署,中纪委随后启动巡视制度,不断设置巡视组。但直到2009年7月,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下称《条例》),巡视终于成为正式制度。同年,原来的“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更名为“中央巡视组”。  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告诉记者,巡视制度最大的变化就是完成了到《条例》的转化,就巡视本身的工作内容来说,为反腐提供线索一直是最为核心的内容,这一点没有发生过变化。  现在的中央巡视组共设12个巡视组,其中6个地方组、4个企业金融组、2个中央国家机关巡视组。用普通老百姓的眼光看,巡视组就好比钦差大臣,对地方官来说,是重要的制衡。  不过,与什么都管的钦差大臣不同,当前的巡视组不干预被巡视地区、单位的正常工作,不查办案件。  尤其是到地方的中央巡视组,他们只对省、自治区、直辖市四套领导班子及其成员,还有中央要求的其他单位的党组领导班子及成员进行巡视。《条例》规定,对这群领导干部,“在每届任期内开展1至2次”巡视,而地方领导干部的任期通常是五年。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告诉记者,中央巡视组对地方的巡视周期2到3年是比较合适的,但这不应该成为制度。“一旦成为制度,地方就能把握巡视组到来的时间,可能会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措施为巡视工作制造障碍,或者人为掩盖一些矛盾和问题,影响巡视的效果。”  虽然暂无公开对中央巡视组进行阻挠的案例,但是省委一级的巡视则遇到过“截访”:今年5月,江苏省委第四巡视组在海安县为期一个半月的巡视工作步入收尾时,当地信访部门就在巡视组下榻的东海大酒店楼下进行截访,阻止群众直接向巡视组反映问题。  除此之外,巡视还存在经费如何保障的问题。在《条例》中,并没有明确巡视组所有花费谁来埋单,而这就给一些地方带来麻烦。2011年,湖北省委巡视组在国家级贫困县秭归县巡视后,就留下一张80万元的账单,随后引发谁来“巡视”巡视组的争议。  也正因为如此,陆群就建议,巡视组的吃住行应该全部自己负担,不给地方增添任何麻烦,不受制于地方;特别是出行车辆全部租用社会车辆,防止造成浪费和脱离群众。此外,“在巡视方法上,采用灵活多变的方式,不使用一成不变的统一模式,尽量采用‘微服私访’形式”。  陆群还认为,在巡视时间上,不设置固定的巡视周期,坚持常规巡视与专项工作巡视相结合。“巡视组的巡视对象可固定,但巡视组内部岗位应频繁轮换交流。”    为了适应形势变化,本次中央巡视组也做了改进。5月17日,王岐山在中央巡视工作培训会上就表示,要加强巡视队伍自身建设,严格落实责任,巡视组组长不是“铁帽子”,改为“一次一授权”。  “这其实就是防止巡视组徇私,毕竟联系多了,就容易有关系生感情。”华中科技大学法学教授梁木生告诉记者,目前的各巡视组组长,一般是已离开一线岗位、尚未年满70岁的省部级(正职)官员,虽然《条例》规定,巡视工作人员实行公务回避、任职回避和地域回避,但是多少都会和将巡视地区的主要领导有过接触和联系。  “完全的回避恐怕很难做得到,省级巡视组到地方就更难回避了,因为空间更加小,更容易有关系和牵连。”梁木生说。  上述情况意味着巡视组组长长期不变可能导致被地方“公关”,但如今改为“一次一授权”后,表明每次巡视结束,巡视组组长的任用也随之结束,相对降低组长自身腐败的风险,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引入了组长竞争机制。

摘要:
5月30日,中央巡视组抵达重庆时,一切都悄无声息。“来的时候一点征兆都没有。”重庆相关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他们事先对此毫不知情。“巡视组到了之后,才接到通知。”

5月30日,中央巡视组抵达重庆时,一切都悄无声息。“来的时候一点征兆都没有。”重庆相关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他们事先对此毫不知情。“巡视组到了之后,才接到通知。”
巡视组到来后,一切似乎也都风平浪静。巡视组公开了电话、邮箱等联系方式,收集各方举报信息。重庆市委市政府要求接受巡视组调查的人员全力配合,如实汇报,目前主要的调查方式是走访、谈话和看材料,同时也参考过往重大信访事件反映的问题。不过,具体有哪些部门和哪些人员接受调查,“暂时不方便公开”。
在重庆大街小巷,中央巡视组是个令人兴奋的话题。人们猜测巡视组进驻重庆的背后原因,希望巡视组的到来能够给那些买官卖官、贪污腐败官员一个震慑。对于那些曾经因官员腐败而遭遇不公的人来说,巡视组的到来也燃起了他们的新希望。有人高兴地说,这一次也许真的是“救星”到了。记者了解到,一些人已经通过不同渠道向巡视组提交了材料,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有人得到回复。
找出“老虎”和“苍蝇”
尽管行动低调,但今年的中央巡视组自公开行程的那一日起,就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关注。
“要找出‘老虎’和‘苍蝇’。”5月1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暨培训会议上指出了此次巡视工作的要义。他为10个巡视组圈定了4个工作重点,分别是: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违法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王岐山还指出,巡视工作要与时俱进,创新方式方法,要关口前移,“下沉一级”了解干部情况,对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进行抽查,提高巡视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此次巡视,王岐山将是整个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分析人士认为,中央巡视组的新动向和王岐山的反腐思路是一致的。自上任中纪委书记以来,王岐山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要重点抓好维护党的政治纪律工作,对落实中央“八项规定”执好纪、问好责、把好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既要坚持打持久战,也要打好歼灭战,以及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既要打“老虎”,又要拍“苍蝇”,等等。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长敏表示,此前的巡视工作也有对党风廉政建设和自身廉政勤政的考察,但没有提升到如此重要和紧迫的程度,这次直奔问题的巡视风格,说明中央“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决心之大。
中央巡视工作动员会后,5月27日,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召开动员大会,宣布由刘伟带队的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该公司;同日,王鸿举带队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江西;5月29日,张文岳带队的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贵州;5月30日,徐光春带队的中央第五巡视组抵达重庆;6月3日,陈际瓦带队的中央第十巡视组进驻中国人民大学开展巡视工作……目前,全国共有10个巡视组分赴内蒙古、江西、湖北、重庆、贵州、水利部、中储粮、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出版集团、中国人民大学等地区和单位开展工作,这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以来的第一轮巡视。6月4日,10个巡视组已全部就位。
各大巡视组组长的身份迅速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进驻重庆的第五巡视组组长徐光春历任广电总局局长、河南省委书记;进驻江西的第八巡视组组长王鸿举担任过重庆市市长;进驻贵州的第六巡视组组长张文岳担任过辽宁省委书记……“中央巡视组组长一般从已离开一线岗位、但还未满70岁的省部级正职官员中选任。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退休以后,他们已经跳出原有的利益圈子了,在巡视工作中本身没有太多牵挂和顾忌;第二,他们在政府机构工作多年,经验丰富,对哪里比较容易出现漏洞和问题也更清楚。”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12345
/ 5 页下一页

摘要:
不到两个月,江西官场上下都已感到无形的压力。旁观者以巡视组到各地巡视的人员组成和时长,以及官员被约谈时间的长短,来判断某地某人问题的大小。而在第八巡视组进驻的南昌市滨江宾馆四号楼前,越来越多的群众聚集
…夏日的南昌被烈日炙烤着,没有一点风,中央第八巡视组要在这个素有“火炉”之称的城市度过大半个炎热的夏天。根据中央统一部署,由组长王鸿举带队,中央第八巡视组5月27日进驻江西省。次日下午,王鸿举在动员会上强调了此次中央巡视的重点:一是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违法问题;二是着力发现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问题;三是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四是着力发现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这是中央交给巡视组的任务。从北京出发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嘱托巡视组,要着力发现问题,形成震慑,遏制腐败现象蔓延势头。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在动员会上要求:全省各级领导干部要实实在在地汇报工作,客观真实地提供情况,实事求是地反映问题。不到两个月,江西官场上下都已感到无形的压力。旁观者以巡视组到各地巡视的人员组成和时长,以及官员被约谈时间的长短,来判断某地某人问题的大小。而在第八巡视组进驻的南昌市滨江宾馆四号楼前,越来越多的群众聚集于此,他们希望面见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这个夏天,江西上下各界都屏息凝神,大家在观望:江西是否有“老虎”出现?没有办案权限的中央巡视组一旦发现“老虎”的踪迹,便会直接向中央汇报。问题一旦被查实,“打虎”就不远了。“下沉一级”了解干部情况虽然在动员会及通过媒体公开了电话、地址、邮箱,但遵循“不张扬、不违纪、不违法、不引起社会轰动、不影响地方工作”的原则,中央巡视组的具体工作进展鲜见于报端。这样的“神秘感”让江西官场上下更加紧张。“这段时间,担心被牵连的人天天提心吊胆,四处打探消息,没被牵连的人则在等着看热闹。”江西省一位国企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这个夏天,江西各地的高档餐饮及娱乐场所普遍出现萧条。“基本上都不敢去了。客人来了,我们就到单位食堂,都很便宜。”上述负责人说。事实上,在王鸿举带队进入江西约一个星期后,江西省纪委就宣布了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许润龙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的消息。有人戏称许润龙落马是送给中央巡视组的“见面礼”。据江西省当地官员透露,派驻江西的第八巡视组有十二三人,一部分人驻守南昌公开接访群众举报,另一部分人到各地市进行巡视。此次巡视之前,王岐山特别要求,要
“下沉一级”了解干部情况。后来的事实证明,许多有价值的线索正是“下沉一级”发现的。根据掌握的情况不同,巡视组在江西省各地市巡视时间长短并不一样,在有的地市待了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有的地市待了三四天,最短的则只待了两天。据悉,由王鸿举亲自带队的4人小组抵达抚州市,仅待了两天。“4个人中,包括王鸿举及其秘书,还有中组部的两位工作人员。”抚州当地的一位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听说王鸿举亲自带队,抚州当地的官员都很高兴。他们分析,一般情况下,只有情况较好的地方,组长会亲自带队。此外,另外两个人来自中组部,这说明情况较好。如果情况不好,来的应该是中纪委督查办的。上述官员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抚州的结果也是相对较好的。而与之相反,“待的时间越长,意味着那里的情况越复杂糟糕,官员被牵出的可能性就越大。”巡视组的主要工作是约谈干部。事实上,整个巡视期间,“约谈”即“个别谈话”被作为最重要、最基本的工作方式。按照以往惯例,“约谈”对象少则一二百人,多则三四百人。原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约谈的对象,包括第一层级的副省级以上的领导,约谈的内容,除分管工作,个人家庭情况如子女、爱人的职业、收入,都要涉及;第二层级的厅局级干部,谈话重点侧重于“对省委和省委领导的意见”。而再往“下沉”,到了地市一级,主要约谈的对象就包括当地的党政一把手、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以及公检法三长。当然,根据不同的情况和需要,还会约谈退休干部、企业领导、人大政协干部以及群众等等。“约谈的时间长短不一,时间短的约10分钟,时间长的约数小时。”一位被约谈的官员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方只跟他谈了10多分钟,“问了主要领导的情况,以及对省里领导的反映。”他很高兴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结果很安全,谈话很愉快。”落马官员的狱中举报和商人举报约谈的目的,只是为了掌握有价值的线索和信息。被约谈的对象并不意味着就有问题,但往往,他们都会感到紧张。尤其是被约谈的时间较长或心里有鬼的那些官员,会紧张得满头大汗。上述被约谈的官员说,甚至有人在谈完话之后,直接被留下。为获得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一些仍在狱中的落马官员的举报也得到了巡视组的重视。新余市一落马官员在狱中发出了举报信,举报的对象是该市原市委书记,该举报信在网上广为传播。“这样的线索肯定会引起巡视组的重视。”对江西省政情较为了解的一位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原县委书记胡健勇在狱中的举报就已经引起了巡视组的注意。2012年6月20日,胡健勇因贪污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他的记忆力十分惊人,曾在狱中写举报信,交待过许多人的违法违纪行为,“列举了300多人,谁什么时候送给他什么东西,他又曾经给谁送过什么东西,都记得一清二楚,最后把很多人都供出来了。”上述知情人士说。接到胡健勇的举报材料,巡视组提审了胡。胡健勇所提供的线索中,所供出的那些未被处罚的官员也引起了巡视组的重视。在当地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是,该市一位被巡视组掌握了受贿线索的厅级干部亦被胡健勇牵出。据透露,被巡视组约谈后,该厅级干部当晚已被留下,还供出了其他人。其中,他曾经的下属、一位县处级干部被牵出,并交代了贪腐事实。“后面还不知道会牵出谁呢。当地的官场就像地震了一样,人心惶惶,与该厅级官员有关联的干部大概都睡不着觉。”上述知情人士说。值得注意的是其间的官商关系。从目前的情况看,不少涉事官员的案子中,都牵涉到了官商关系,这种关系微妙、复杂也脆弱。《中国经济周刊》从多渠道获得了一个相同的说法:由上述厅级官员供出的众多人员中,包括3位房地产商,3人被专案组谈话之后没再出来。“其中一人‘三进两出’,前面两次被找去谈完话后都放回来了,但第三次再被叫去谈话至今没再出来。”另一些曾遭遇不公正对待或在官商交往中受损的商人,则抓住这次机会积极举报官员的贪腐行为,且收效明显。“例如,在这两年的稀土整顿中被打压的一些老板最近都在告状,影响比较大,已经在调查。”稀土业内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12
/ 2 页下一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