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盗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谁来承担责任,初中生骑摩托车出事故身亡

图片 1摩托车店门口的监控画面:14时32分,年轻人从地上捡起一个细长物体,用它摆弄门锁。

广东一男子被撞身亡 过路9车均担责

车辆作为价值比较的动产,应当妥善安置,以免被盗贼偷去,被盗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谁来承担责任?律师365小编整理了一则实务案例,在案例中对上述问题做了相应的分析,详情请看下文。

巩义一初中生骑摩托车出事故身亡 店主被判赔8万

事发路段无监控无目击者 为保护受害人利益法律选择推定因果关系

[案情]

记者丁丰林/文 张琮/摄影

在道路交通事故中,由于报案不及时、现场条件限制等,难免有交通事故责任无法查清的情形,那么在无法查清事故真相的情况下,是不是就没人来承担责任了?近日,广东省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一起交通肇事案件,最终认定9辆曾在事发时间段路过现场的车辆一起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原告:王有幸

阅读提示|虽然判决结果在11月下旬就出来了,但这起“摩托车”事件至今仍在巩义当地吸引着不少市民的关注。这起事件中,一方是摩托车店老板,他称自己的摩托车是被人抢走,有监控录像和报警记录为证,但对方骑着出了车祸身亡,自己被判赔8万多元。事件另一方是一个初中学生,他的家长认为,是车店老板把摩托车交给未成年人试驾,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这辆出事的摩托车到底是“试驾”还是“被抢”,法官判决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男子被碾身亡 路过车成被告

被告:韦德成(肇事车司机)

巩义市人民法院:被告完全能够判断出张某某为未成年人,仍将摩托车交给张某某试车,造成交通事故致其死亡,存在一定过错。最终判决被告承担30%的赔偿责任,赔偿原告8万多元。

2016年1月26日晚上7时许,李某松无证驾驶二轮摩托车往县城方向行驶,途径乡村路段时发生交通事故,头部被碾压当场死亡。由于事发现场没有监控,也没有目击证人,肇事车究竟是谁成谜。

被告:黎章程(肇事车车主)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现有证据表明双方还是买车、试车关系。维持原判。

案发后,交警部门通过调查取得事故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发现从事故发生至报警人报警前,除李某松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外,共有9辆不同型号的汽车经过事故现场。据此,交警部门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证明事故中黄某义驾驶的轻型货车、白色小轿车(未查明车主及车辆信息)与李某松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同一时间点出现在现场,另外还有7辆汽车(未查明车主及车辆信息)存在肇事嫌疑。黄某义为轻型货车的所有人,该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2011年3月27日20时许,被告韦德成驾驶盗来的桂LU5551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行至国道324线1893km+500m处时,与原告(无驾驶证)驾驶的桂L2U158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肇事后,被告韦德成未保护现场,未抢救伤人,未报警,弃车逃离现场。事发后,原告到田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天,支付医疗费13224元。经田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桂LU5551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车主是黎章程。

原告

随后,李某松的继承人李某栢等依据《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向海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黄某义及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2011年7月28日,原告向本院起诉,请求两被告赔偿医疗费13224元、误工费1203.84元、护理费1203.8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60元,合计16391.68元的70%即11474.17元。

1.被告将摩托车交给未成年的张某某试驾,造成交通事故,导致张某某死亡,被告的不当行为是造成事故的根本原因。

对此,保险公司提出抗辩,认为在没有证据证明黄某义驾驶的轻型货车与事故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的前提下,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审判]

2.张某某只有13岁,正常人不会将13岁的小孩看成成年人。

9辆车担责 保险公司被判赔

该案在审理过程中,经主审法官释法说理,双方当事人互谅互让,自愿达成协议:一、被告韦德成自愿赔偿原告王有幸损失共计9500元;二、原告放弃要求被告黎章程承担赔偿责任。

3.摩托车钥匙是何飞虎亲手递交的,不构成抢夺。张某某在试车外出时,与何飞虎互相观望,何飞虎没有阻拦的表示,可以看出何飞虎同意外出试车。

海丰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因本次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交警部门经过调查后作出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书,该证明书可作为定案依据。证明书中查明了李某松发生交通事故且头部被碾压致死,黄某义驾驶的轻型货车及其他8辆汽车存在肇事嫌疑。

[评析]

被告

鉴于在道路上驾驶车辆行为本身存在一定危险性,且该9辆车经查明为嫌疑车辆,应认定该9辆车的驾驶行为与事故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需承担事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施行之前,被盗抢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盗抢人与车主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车主承担赔偿责任的依据是“管理责任说”,即车主对自己的车辆没有尽到妥善保管义务而被盗走,被盗车辆发生事故造成损失与被盗车辆管理上的过失之间有因果关系,因此认定被盗车辆的所有人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而如此的责任承担对车主而言显然是不公平的。在机动车被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情况下车主对车辆是处于一种无法支配的局面,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根本无法预见、无法控制。车辆是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实际控制,而且肇事的司机与车主不存在雇佣、监护、代理等身份关系,如果此时仍由车主承担民事责任,明显违反公平原则。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承担赔偿责任。而被盗抢机动车的车主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韦德成盗窃了黎章程的摩托车,韦德成在驾驶所盗窃的摩托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因此应由盗车人韦德成对事故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车主黎章程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主审法官向双方当事人释法说理后,盗车人韦德成自愿赔偿原告损失,原告放弃要求被告黎章程承担赔偿责任,双方当事人遂达成上述协议。

1.他无权查看张某某的证件,无从得知张某某是未成年人,“张某某的个子比我还高,已是成年人特征了”。

黄某义作为本案唯一能查清的主体,保险公司对黄某义所负连带责任承担保险赔偿义务后,可依法在确定具体侵权人后再进行追偿。而李某松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违法,对于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应当承担部分责任。据此,法院依法判决保险公司赔付李某栢等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42万余元。海丰县法院一审判决后,保险公司提起上诉。近日,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上内容由律师365小编整理提供,被盗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应当由盗贼承担交通事故赔偿责任,车主不应当赔偿。希望上述内容对你有所帮助,谢谢浏览!

2.张某某死亡的直接原因系盗抢摩托车后为躲避追究责任发生了交通事故。

事故无法查清 推定因果关系

 

3.通过摩托车店门口的监控视频以及报警记录,能够证明张某某实施了盗抢摩托车行为。依据《侵权责任法》规定,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承担赔偿责任。

该案法官介绍,在本起事故中,如何确定造成李某松死亡的责任主体是本案的关键。由于无法查清案发现场,具体侵权人无法确定,所以为了保护受害人的利益,法律选择推定因果关系。

图片 214时38分,何飞虎来到店里,推出一辆摩托车交给对方试车。

经交警部门认定,黄某义等驾驶的9辆车均在事故发生的时间段经过现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条“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在存疑车辆未能充分举证证明所驾驶的车辆与事故发生无因果关系时,可认定他们构成共同危险行为,连带承担赔偿责任,从而使受害人的权益得到救济。

交通事故认定书在交通事故诉讼中有什么作用?

摩托车被人抢走,出车祸自己成被告

法官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共同危险行为制度的设计属法定因果关系推定的结果,并非客观事实,“也就是说参与共同危险行为人中有一部分人其行为事实上并未造成实际损害,与损害结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承担连带责任对其而言实属无辜。但是受害人的利益必须得到保护,天平也不会过分地倾斜。被指控的存疑人可以通过免责举证进行抗辩,从而证明自己与事故不存在因果关系。”

交通事故认定为无责者在交通事故诉讼中要承担责任吗

今年31岁的何飞虎是巩义市人,他在巩义市交通路某小区内经营一家摩托车店,证照齐全。2016年5月21日中午,何飞虎在家里刚吃过饭,接到一电话,对方说要买一辆摩托车,何飞虎随即赶去店里。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喝喜酒后发生交通事故的责任谁承担?

“是一个年轻人,戴着眼镜,说想买车。我把车从店里推出来,他说要试试。”何飞虎说,年轻人骑上车后,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电话时年轻人骑着车直接出了小区。他赶紧挂掉电话,拨打之前年轻人打来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老人,老人告诉何飞虎,刚才有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借他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我一听,慌了,赶紧出小区去找,但对方早没影了,我就报警了。”何飞虎说,随后民警带他去了派出所做笔录。

“笔录刚写了一半,我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南环路上有一个车祸,车祸里有一辆摩托车,像是我丢的那辆。”何飞虎跟着民警马上去往现场,事故中被撞报废的摩托车确实是他的,事故中的死者,正是刚才试车的年轻人。

交警部门对事故认定为:摩托车驾驶员逆行、超速行驶,负事故的主要责任。

事发之后,何飞虎调出自己店门口的监控录像发现,“在我没来之前,他就已经试图撬我的锁,抢我的车是预谋好的。”何飞虎说。

监控录像显示:当天14时29分,年轻人出现在何飞虎的店门口,多次趴在门上向里望。14时32分,年轻人从地上捡起一个细长物体,回到门口用它摆弄门锁,然后离开。一分钟后,年轻人再次回来,持该物体往门锁的锁芯里捅。14时38分,何飞虎来到店里,推出一辆摩托车交给对方试车。14时39分,何飞虎电话响起,他接起电话。14时40分,年轻人骑车从何飞虎面前经过,何没有制止。15时许,两名民警来到何飞虎的店。

巩义市公安局新华路派出所的接处警记录上面显示,何飞虎于2016年5月21日14时45分拨打110,报警称自己的摩托车被抢。处理意见一栏写着“已构成刑事案件,移交刑警一中队”。

“后来知道发生车祸,考虑到对方人都没了,我也不再追究对方抢车的责任了。但没想到,今年5月,我突然接到法院的传票,对方的父母把我告了,要求我承担赔偿责任。”何飞虎说,这让他感到难以置信。

对方把车交给未成年人才酿成事故

在事故中死亡的年轻人张某某,是巩义市北山口镇人,时年13岁。12月12日下午,记者见到了张某某的爷爷张先生。张先生说,孙子的意外身亡,给全家人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孩子的父亲也因此得了抑郁症。

张先生说,事发时孩子正上初中一年级。事发之前,孩子确实想要一辆摩托车,也跟他提过几次,“我说你年纪还小,等过两年再说吧。我家条件也不差,我在市区也有房子,小车我也有两辆,不会买不起一辆摩托车,孩子绝对不会去偷车。”张先生说,孩子只有13岁,正是何飞虎把摩托车交给未成年的孩子试驾,才造成了事故。

今年5月份,他们针对何飞虎把摩托车交给未成年人试驾,向巩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两审均判车店老板承担30%责任、赔偿8万余元

在一审中,张某某的家人提出:被告将摩托车交给未成年的张某某试驾,造成交通事故,导致张某某死亡。被告的不当行为是造成事故的根本原因,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各项损失20万元。

何飞虎辩称:张某某是未经允许私自驾车逃出小区,他无权查看张某某的证件,并不知道张某某的年龄。

巩义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在完全能够判断出张某某为未成年人,且不可能有驾驶证、不具备驾驶资格的情况下,将摩托车交给张某某试车,造成交通事故致其死亡,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最终判决何飞虎承担30%的赔偿责任,赔偿原告8万多元。

对于张某某的未成年人身份,何飞虎至今仍坚称自己无从判断,因为“张某某的个子比我还高,外貌上已是成年人的特征”。在巩义市公安局出具的张某某的尸检报告上面,写明死者“尸长170厘米”。

今年7月17日一审判决之后,何飞虎提出上诉,并提交了新的证据,包括他的报警记录、监控录像等。

针对何飞虎提交的监控录像,张某某父母认为,不能证明张某某的目的。

今年11月21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判决认为何飞虎提交的监控录像、报警记录、照片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何飞虎将摩托车交给不具备驾驶资格的未成年人驾驶,有一定过错,一审判决并无不当。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说我同意他外出试车,我又不认识他,他也没给我交钱,我咋可能让他跑到小区外面去试车?”何飞虎说。

记者前日到巩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该大队一中队于队长说,他们确实接到了从派出所移交过来的案子,但因为当时对方已死亡,“我们就没办法追究刑事责任了,这个案子就没法立案”。

图片 314时40分,年轻人骑车从何飞虎面前经过,何没有制止。

现有证据表明双方还是买车、试车关系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负责此案二审的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宣传处工作人员付先生咨询了主审法官后,转述了主审法官对此案一些细节的解读。

付先生转述说,对于何飞虎提交的监控录像,主审法官进行了反复细致的观看。监控中显示,是何飞虎把车推给了张某某,张某某试车过程中,从他身边过的时候,何飞虎是没有任何动作的。如果张某某是抢夺的话,车主一定是有动作的,比如阻拦、拽住车,或者在后面撵。但车主没有阻拦,说明他是默认张某某把车骑走的。虽然车主当时是在打电话,但如果他有阻拦的意图,哪怕只是伸一下手,法官都可以认定为对方有抢夺的意图,但是他没有,所以只能认定对方还是在试车,不能认定为抢劫或盗车。试车也是交易行为的一部分,说明双方是在交易过程中。

至于监控中张某某“撬锁”的行为,付先生转述说:“小孩子拿个铁丝过去,摆弄了一下门锁,细铁丝怎么可能撬开锁呢?所以也不能认定为撬锁偷盗行为。”

至于何飞虎提供的报警记录,付先生转述说,报警记录和认定为抢夺之间没有必然关系。

“虽然不能排除存在小孩想抢夺的情况,但没证据显示。从目前的证据来判断,认定为,双方之间是正常的买车、试车行为,所以法院判决并无不当之处。”付先生说。

目前此案已经过两级法院的判决,何飞虎表示自己依然觉得很委屈,他已经重新聘请了律师,准备申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