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国家科技城绵阳的,绵阳国家科技城勇当军民融合

经过15年努力,绵阳科技城已拥有18家国家级科研院所、26位院士、800多名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这座巨大的科技宝库不仅承担高技术装备等重大国防科研项目超千项,高新技术产业产值也突破1200亿元,成为我国军民融合、创新驱动战略的重要示范基地。

来源: 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8-09-10 06:06:40

四川绵阳国家科技城加快创新驱动发展,推动科技成果转化,过去“养在深山”的军工科研资源宝库不断转化为转型升级新动力,军转民、民参军呈蓬勃发展之势,昔日的“三线腹地”正在成为我国军民融合发展的“排头兵”。

共享理念找到军民融合“金钥匙”

为了给自己研发的新产品进行专业测试,绵阳赛恩新能源科技公司总经理刘昆明曾经伤透了脑筋——自己建实验室,设备根本买不起,委托检测又必须到省外,排队都得2个月。

去年1月绵阳建立的全国首个军民融合大型科学仪器共享平台,解了企业的燃眉之急。“通过平台资源库,我们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找到了测试设备。”刘昆明说,“不仅时间缩短到7天,原本3万元的检测费用直接降到2000多元,大大加快了产品研发进程。”

作为我国重要的国防军工科研基地,绵阳聚集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等众多“国宝级”科研院所,集中了一大批全国乃至全球顶尖的科研仪器设备。另一方面,绵阳上万家中小企业却因仪器设备购买、使用成本太高而“望洋兴叹”。

如何打开这座军工科研资源宝库,是科技城发展面临的重要问题。“我们大胆引入共享经济理念,将科研院所的仪器设备与中小企业研发需求成功对接,这在全国也是首创。”共享平台运营负责人陈俊岗说。

不到两年,共享平台就整合了百余家单位的4100余台大型仪器,形成了一万余项指标的检验检测能力,累计服务用户约1100家,许多服务成果已成为绵阳科技城经济发展的生力军。

国家创新驱动发展“试验田”

近年来,绵阳科技城先后探索建立国内首个军民两用技术交易中心、电子信息军民融合创新实验室、首家军民两用技术再研发中心,率先开展军民融合企业认定。一系列制度创新让军民融合领域一些长期存在的深层次瓶颈逐渐被突破,科技城正在成为国家创新驱动发展“试验田”。

位于绵阳的四川华丰集团是我国成立的第一家军用连接器科研生产型企业,过去与地方隔离、离市场太远,抱着“黑科技”却不能为地方所用,甚至出现过整个技术团队被挖走的情况。

随着华丰集团并入四川长虹,职务发明所有权、混合所有制等一系列改革推动,企业重现生机。日前,华丰申报的“军民两用高可靠连接器的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获国家相关部门认可,项目建成后产品有望全面替代进口,大幅提升我国连接器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在绵阳科技城“国家军民两用技术交易中心”,来自全国的2万多项各类成果实现在线发布。到目前为止中心促进了1000项技术合同转让,交易金额近20亿。

科技创业迎来“新时代”

2017年,绵阳科技城科技创新综合水平指数达70.6%,科技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8%。今年上半年,科技城GDP实现近800亿元,增长9.5%,呈现蓬勃生机。

“科技型中小企业在起步阶段要买一台仪器设备可能都要砸锅卖铁。我们针对这个痛点,与共享平台、政府三方合作推出‘仪器设备贷’,企业不需要抵押就可申请。”工商银行绵阳分行行长李思林说,“贷款利息仅为基准利率,期限可达3年,额度在3000万元以内,完全可以满足初创阶段的企业研发需求。”

订单贷、专利贷、仪器设备贷,军民融合保险、担保基金,在科技城良好的创业环境中,只要有技术、有梦想,企业和人才总能找到用武之地。

据统计,绵阳科技型中小企业从5年前的不到1000家,发展到目前的1万家以上,科技创业迎来了新时代。创业环境也带动高端产业不断落地,近年来绵阳累计引进5亿元以上重大产业项目303个,为产业升级转型注入新动能。

成立于2011年的四川豪斯特电子技术公司,专注于警用无人机产品和服务,2013年才正式对外亮相,2014年就实现年营收1100万元,成长速度之快令同行都咂舌。“借助绵阳的科技资源,我们少走许多弯路,搞研发‘抄了近道’!”公司副总经理刘刚强告诉记者,经相关部门“牵线搭桥”,公司与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西南科大等实力雄厚的国防科研单位开展技术合作,迅速在这个技术密集的行业中站稳脚跟,让团队发展信心大增。

价值导向的取舍,为绵阳这样的西部内陆三线城市应对新常态、转型谋发展提供了蓝本:2015年一季度,绵阳地区生产总值、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分别保持9.1%、10.7%的稳定增速。

绵阳国家科技城勇当军民融合“排头兵”

绵阳市科技局党组书记周钰告诉记者,绵阳已经建立起13个战略性新兴产业联盟,这种形式能把产业链上的企业聚合起来,推动协同创新,可促使一大批科技型中小企业得以迅速成长。

住在绵阳御营坝的市民,如今早上推开窗户都会情不自禁深吸几口气,附近一座运行了22年的热电厂去年正式关停,每天减少空气污染物排放上千吨。

许多人都不知道,地处西南一隅的绵阳是我国唯一的国家级科技城。三线建设时期,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航空涡轮研究院、九洲集团、长虹集团等百余个国防科研单位先后迁入绵阳。

进入2015年,科技城再次传来重大利好,正式获批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先行先试系列政策,体制内科技人员创新将获利益分成。四川省不仅为科技城量身制定了加快建设的政策措施,专门规划百余平方公里的集中发展区,更是将科技城投资项目核准权限提升至省级。昔日的老三线建设基地,如今再次迸发勃勃生机。

图片 1

“先污染,后治理”,这种后发展地区的惯有思维被摒弃。资源相对匮乏的绵阳,不仅彻底退出了煤炭产业,还陆续关停淘汰200余家造纸、水泥、屠宰、化工、钙粉等污染和产能落后企业。

位于科技城创新中心一期的1716创业工厂,每天都要接待不少前来咨询的创业者。联合创始人何晓翔告诉记者,自2013年8月创办以来,已经有130多家小微企业入驻。

正是这种千方百计吸引、留住人才的诚意,让绵阳会聚了超过20万的各类科技工作者,成就了一方创业沃土。目前绵阳科技型中小企业超过5500家,总量连续两年翻番。

中央、省、市完整的政策体系,形成了具有绵阳特色的创业“十有”政策:创业创新有扶持、外来创业有住房、初创企业有场地、注册登记有便利、创业贷款有担保、风险投资有补偿、税收贡献有奖励、专利转化有资助、技术创新有专项、优秀人才有重奖。

走进素有“蜀道明珠”之称的绵阳,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让人冲动的创造氛围。平均每三天就有一项科技成果在这里转化走向市场,平均每天有7家科技型小企业诞生,“80后”“90后”总经理、CEO如雨后春笋,成为这座城市越来越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不止西南科大,创业风潮已经在整个绵阳铺开。2014年,绵阳市新注册私营企业近万户,比上年翻了一番。其中新注册科技型中小企业2226家,是上一年的3.8倍。

进入新世纪后,这种格局得到彻底扭转。2000年9月,中央宣布正式建设绵阳国家科技城,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绵阳科技城担负起实践“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使命。

这样的创业孵化器,绵阳已经建成60万平方米,今年内将达到100万平方米。其中不仅有科技城创新中心、工业技术研究院、留学人员创业园等园区孵化平台,也包括社区的创业服务中心。全域覆盖的孵化器,让更多好创意有机会成长为实实在在的项目。

绵阳,这个缺乏自然资源、不具备区位优势的三线城市,正依靠创新驱动战略,为西部地区勾画出与碧水蓝天共发展的蓝本。

从三线时期的“大后方”,到军民融合创新的最前沿,绵阳不仅在电子信息、汽车及零部件等传统优势领域“根深叶茂”,在北斗卫星导航、通用航空、新一代显示技术、3D打印、大数据和新一代互联网等高端成长型产业上也发展得风生水起。

50年前,中国西北戈壁无人区升腾起巨大蘑菇云。辉煌之后,一批批幕后英雄纷纷来到西南一隅的绵阳,国家先后在这里部署了大批重要国防科研力量。但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沉默中,这座巨大的科研宝库一直披着神秘面纱,与地方发展仿佛是两条永不交接的平行线。

新注册企业同比翻番,科技型中小企业增加2.8倍,一股创业春风吹进了地处西南一隅的四川绵阳市。记者在这座我国唯一的国家科技城看到,完备的硬件基础,鲜明的政策导向,让绵阳市丰富的科技资源加速向创业资源转化。一个不沿边、不靠海、不是区域经济中心的西部内陆城市,成为无数“创客”实现理想的热土。

每天诞生7家科技型小企业,向高能耗产业说不,全年近300天的优良空气……四川绵阳国家科技城依托雄厚的科研实力,掀起一股创新创业的青春风暴。

在西南科技大学科技园内一间60多平方米的工作室里,蒋军正带领着一帮小伙伴在电脑前忙碌。这个团队叫牛斗网络,是一家从事电商代运营服务的小企业。27岁的蒋军尽管年纪不大,但已有三四年创业经历。2012年,毕业半年的蒋军与两位同班同学创立牛斗网络,而母校成为他们梦想起飞的地方。

“新常态”下的内陆突围

50年时光荏苒,依托雄厚的科研资源和实力,绵阳如今已是我国重要的国防科工基地之一,还成为全国首批“三网融合”试点市、首批“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市。在这座科技宝库中,许多成长中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大树”。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来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创业团队中,不少人已经开始将手机号码换成了绵阳本地,兴起了安居置业的念头。四川长虹第一位“80后”产品经理陈科宇的观点或许代表了许多人的心声:“火热的氛围、良好的生态,这里是最好的创业土壤。”

“我们要营造勇于创新、鼓励成功、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为‘小苗’提供适合生长的土壤。明天,‘小苗’就可能长成参天大树。”绵阳市委书记罗强说。

“碧水蓝天同样是生产力。”为打破地方发展中“唯GDP论英雄”的顽疾,绵阳将生态文明正式纳入各级党委政府政绩考核体系,被当地誉为“动真格”的变化。丘陵区、山区等承载更多生态保护任务的地区实施目标考核时,“生态分”约两倍于GDP指标权重。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去年底,绵阳科技城比照执行中关村“先行先试”政策经国务院批准正式落地,这将进一步为军民融合发展、科技成果转化“松绑”,为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再添一把火。

在这里,还有从小痴迷于机器人制造的“80后”胡天链,国内第一家专注于电子产品维修领域整合的“80后”创始人王海鹏,致力于无人飞行器研发销售的“90后”总经理谢福林……

去年10月,从北京来绵阳创业的绵阳中视迪威激光显示技术公司获得了绵阳市100万元的资金资助。这是绵阳市专门为科技型中小企业设立的“涌泉计划”,不管企业是处于初创阶段、成长阶段还是发展阶段,均可获得相对应的资金、信贷、人才、载体等扶持。去年,“涌泉计划”共发放资助资金6650万元。

为更好地为初创期的科技型小微企业服务,降低创业成本,绵阳搬空了一座政府部门办公大楼,成为创业孵化园。不仅如此,绵阳每年还拿出不少于6000万元,用于鼓励各类创新创业、引进人才。

“科技园第一年办公场地免费,水电、网络也几乎不要钱。仅这些,每月就为我们节省了约1500元成本。”蒋军告诉记者,目前公司营业收入年均增长200%左右,基本实现盈亏平衡,已经着手扩充团队来满足新增客户的需求。

绵阳绰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仅1年多的电商,但在“80后”创始人廖兵带领下,旗下时尚彩妆品牌“瑷媄”交易额近6000万元,成为四川电商第一家获得国际知名投资机构IDG资本数千万风险投资的创业企业。

“十有”政策涵盖了各个生产要素,一个西部的“政策洼地”和“创新特区”正在形成。去年,海内外有近1.4万名高校毕业生到绵阳创业就业,其中硕士985名、博士304名。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航空燃机、北斗卫星导航、3D打印等一大批科技含量高、能耗低的新兴产业正在蓬勃发展,致力于智能家电转型的四川长虹2014年销售额突破千亿元,空管行业领军者四川九洲集团营收5年增长超10倍……

西南科大校园内,像蒋军这样的“85后”“90后”的总经理越来越多,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有的甚至是在校生。

为了让创新活力竞相迸发,2013年以来,四川省为科技城“量身定制”了10条支持政策措施,下放了部分省级行政审批权;绵阳市也出台了20余项支持创新创业的政策措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