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分级制,十年间两会代表的游戏产业提案有哪些变化

“游戏分级制”如何落实是关键

网游真的被“妖魔化”了吗?

近年来,随着我国网络建设的日益发达,智能手机不断普及,游戏行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相应地,在全国两会上,两会代表对于游戏的提案也变成了手游实名认证、游戏虚拟财产保护等。历数这十年来两会代表的游戏提案,从妖魔化的网络游戏到现如今对游戏发展积极建言献策,两会代表委员的提案也随着游戏产业的发展不断变化。文创资讯特别梳理两会代表游戏提案的这十年,看看两会代表提案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杨京

(标题用设问句,引人深思)

①社会公众呼吁治理游戏,不是什么“妖魔化”,而是一种正常的民意表达。

图片 1

据媒体报道,本次两会,青少年沉迷游戏问题成为众多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话题。全国政协委员于欣伟委员呼吁,防范手游上瘾必须从娃娃抓起,加快建立网游分级机制刻不容缓。

(一句话亮明观点。)

②本次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青少年沉迷游戏的现象应该防治,但一禁了之的办法也不妥当,应该考虑更多柔性的管理办法,比如利用技术手段让家长与孩子订立数字契约。马化腾也讲到,其实可以进一步发挥游戏的正向价值,而不是一味地妖魔化。(3月5日《中国青年报》)

从电子海洛因到逐渐被认可 两会代表游戏提案的这十年

有关休闲娱乐的需求,是人们固有的心理需要。可以说自古以来,游戏始终是人类社会中的一项重要活动,如今,游戏甚至能够成为个体人生的发展方向。比如棋牌、球类都是广义上的游戏,而玩牌玩成牌手、玩球玩成运动员的例子比比皆是,更不要说最近兴起的电子竞技。

(马化腾的观点是不应“一味地妖魔化”。他提到了两种办法:柔性管理,发挥游戏的正向价值。)

③一直以来,青少年沉迷网游、手游备受诟病。特别是,因为游戏发生了不少极端事件,比如很多孩子为了打游戏,动辄花掉父母数万元血汗钱;又如有的孩子因为痴迷打《王者荣耀》,和父亲发生口角,一言不合,居然从四楼一跃而下。尽管这些事件属于个别现象,但已经引发了社会的普遍焦虑。

随着游戏业的蓬勃发展,产业整体收入急速上升,许多社会相关问题也暴露出来,从网瘾、网吧、网络犯罪到未成年人保护、手游实名认证无不反映了游戏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实时问题。

尽管游戏的存在和发展有其固有的价值和意义,但凡事过犹不及。在新的技术手段,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加持下,如今网络游戏的吸引力和“粘合力”是往常的游戏所不具备的,而且有越来越强的倾向。稍加搜索就能发现,因为沉迷某种游戏而酿成严重后果的事例,一点都不少。

(引述几个极端事件,引出目前国内“社会的普遍焦虑”。)

④据报道,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2017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00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与此同时,游戏玩家越来越低龄化,大量中小学生把网游作为自己最主要的“课余爱好”,如最火爆的《王者荣耀》,11岁到20岁的玩家比例高达54%。

2007年 关键词:绿色网络;游戏网络产品分级;青少年沉迷网络

如果说成年人对游戏的热衷,尚能算在个人自由选择的范畴,那么对于未成年人而言,他们的心理尚未成熟,自制能力相对较低,对其进行必要的引导乃至限制是有必要的。这一点,正是网游分级机制的初衷所在。

(再次用数据说明我国游戏市场之大,可谓惊人。)

⑤疯魔如此,难怪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称有些游戏已成为了毒害青少年成长的新“鸦片”。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崇左市高级中学英语老师黄花春则认为,一些游戏公司为了追逐市场利益,设计的网游中充斥着拜金主义、色情、暴力等内容,给青少年造成了不良影响。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明确表示:电子游戏中的暴力元素会影响青少年。

2007年,全国政协委员张正明认为,网络游戏正在演变为“电子海洛因”毒害着青少年,应引起国家、政府的高度重视,不应听之任之,从源头上加强网络游戏管理。

2017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00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分级机制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特别是企业向精细化方向的发展,也有积极意义。

(数据使“疯魔”一词浮出。“鸦片”的比喻何尝不语含痛惜!游戏的暴力内容对全球青少年都造成不良影响。)

⑥事实上,游戏大量占用孩子们的时间,进而影响其行为习惯,也曾引起监管部门的警惕。《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去年2月,国务院法制办《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也规定,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采取技术措施,限制未成年人连续使用游戏时间和单日累计时间,禁止未成年人每日0:00至8:00期间使用网络游戏服务,这也被称为“网游宵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李重庵建议,加强对不良网络文化的治理,建设绿色网络;实行游戏网络产品的分级制度;尽快出台《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办法,有效预防青少年沉迷网络的现象。

在对分级机制的意义予以肯定的基础上,另一个问题值得注意:这样的制度如何落到实处。或者说,如何防范被“架空”的风险。

(列举国家相关监管措施。)

⑦也因此,目前的问题是如何从源头防范游戏对未成年人的过度影响,是如何拯救那些沉溺于游戏中的孩子,是如何将孩子的注意力从游戏中转移出来。至少在目前而言,还谈不到什么“一禁了之”的政策后果。这一方面是因为,很多看似堂皇的政策,比如“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等,在现实中往往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与落实。另一方面,在游戏的世界里,所谓“柔性”更多是一种空谈,试图以此找到政策缝隙,不过是在转移话题罢了。

2008年 关键词:网瘾;分级

首先,对于制作游戏的企业来说,如何让游戏更好玩、更吸引人是他们发展壮大的关键所在,对于落实分级可能没有太强烈的积极性。甚至可以说,分级的施行,可能会因为造成客观上的用户流失而引发企业的抵触情绪。

(非常尖锐,在充分蓄势的基础上,连用三个“是如何”反映作者忧之深,“一方面”“另一方面”的分析,直指问题的要害——缺乏执行和落实,流于空谈。)

⑧当下,游戏治理已经到了必须明确表态取舍的时候了。若依然含糊其辞,或者只是一味去发掘游戏中的“正向价值”,只能走向失控。

2008年,“网瘾”再次成两会代表委员炮轰对象。全国人大代表刘友君等代表、委员们建议,应建立网络分级制度,不仅应对艳照等黄色内容进行限制,更要从法律和技术层面对游戏等网络内容进行规范分级。

就此而言,分级制度的推行,不可能完全依赖企业的自觉自律。监管层面上如何引导敦促,在呼吁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施以“外力”加以规制,是必不可少的。

(大声疾呼!注意限制性词语“一味”。你认为网游有正向价值吗?有没有开发的意义?)

⑨在今年两会上,于欣伟委员建议,防范手游上瘾必须从娃娃抓起,加快建立网游分级机制刻不容缓,同时严格监管和审核游戏开发商、游戏运营方。黄花春代表建议,主管部门应加强对网游产品上市的审批管理,推动建立网游企业诚信系统和游戏产品第三方评估体系,重点监督用户数量多、社会反响大的网络游戏产品。

2009年 关键词:网游代练;严审未成年人游戏软件内容

另一方面,此前对于网络游戏推出的各种“防沉迷”的手段并不少见,但青少年沉迷的现象依然存在。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游戏产业与用户“隔空相望”的特质,造成类似的措施很容易被绕过。

(两会代表的提议,目的是防范手游上瘾,提出了具体的管理建议。)

⑩而无论是分级机制,还是第三方评估体系,根本都在于严格的监管。无监管,不游戏。舍此,没有其他的捷径。社会公众呼吁治理游戏,也不是什么“妖魔化”,而本来就是一种正常的民意表达。说到底,企业有责任采取技术措施防止青少年沉迷网游,而不能总是致力于升级游戏,更不能辩解说“游戏其实挺好的”。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表示,政府应当坚决取缔网络代练。如果网游代练公司合法化,无疑是饮鸩止渴。它不仅不能提供真正的就业机会,反而会摧残青少年和大学生的身体,制造就业困局。

因此,如何在推行过程中通过技术升级加以保障,包括实名制的落实,更是分级机制能否取得预期效果的关键。

(总结论述,呼应开头。呼吁企业担负起社会责任,“采取技术措施”。)

节选自《光明日报》

作者:孙佳山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代表团代表汪夏建议,严格审查面向未成年人游戏软件内容。

2010年 关键词:网瘾;虚拟财产安全;网吧;电子竞技

2010年,两会代表围绕游戏问题,各抒己见。其中,网吧、青少年网瘾、虚拟财产安全、电子竞技等成为两会代表关注的重点。

网吧:全国政协委员、陶然居饮食集团董事长严琦建议取缔社会网吧;全国人大代表、重庆移动总经理沈长富建议网络语言分级,网游分时段开放,遏制沉迷网游的不良之风;贵州省民族学院党委书记高万能建议在全国实行经营性网吧“零点断网”。

青少年网瘾:全国人大代表、湖北五峰县教育局局长张琼建议,未成年人沉迷网游现象应该引起关注,文化部门应该协同其他相关部门规范网游市场,提高网游的门槛,坚决反对暴力、色情、赌博等在网游里面的出现。全国政协委员杨澜认为,解决网瘾要从疏导青少年心理开始;痛斥一些网吧为了自身利益,恶意招揽青少年,甚至用不正当的手段促使孩子上瘾;呼吁网吧的监管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此外,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顾秀莲认为,网瘾治疗要规范,不能超出治病救人范围。

虚拟财产保护:政协委员贺强针对电子支付产业发表提案,网游业是第三方支付重要部分,虚拟财产的交易必将依托第三方支付进行交易,应立法保障。

电子竞技:全国政协委员邓亚萍表示,电子竞技项目未来的发展会很好,将是未来一个重要的比赛项目。

2011年,关键词:网络水军;游戏分级

全国政协委员刘翔建议青少年少玩网络游戏;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提出要完善网络游戏管理,取缔涉暴涉黄网络游戏,呼吁政府尽快出台游戏分级制度。

全国政协会议新闻发布会发言人赵启正表示,要特别注意网络发展中出现的“网络水军”、“网络推手”;全国政协委员翟惠生同样也表示,网络水军的问题是值得注意的。

2012年,关键词:青少年网瘾;军事游戏

人大代表孙淑君建议,网络游戏运营商和网游巨头,通过技术手段防止青少年陷入网瘾,在追求企业收益时不能以牺牲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为代价;相关监管部门通过制度的约束,来对网游乃至互联网企业加以限制,从客观上减少青少年沉迷网络事件的发生。

全国政协委员罗援认为,应该开发军事游戏,变刻板为生动,普及军事和国防教育。

2013年,关键词:网瘾;文化审查制度

香港人大代表黄玉山结合香港学生的上网情况,提出防治网瘾靠自律和家庭教育。

全国政协委员魏积安认为,现在文化领域缺少规范,缺少准绳、缺少制度,他建议,出台文化审查制度,希望这个制度能够更规范,更到位。

2014年,关键词:网游审查分级;网游实名制

全国人大代表、民进湖北省委员会秘书长周建元建议,尽快出台法律法规,对网络游戏进行审查分级,从技术上做到严禁18岁以下青少年玩有暴力内容的游戏,限制其中暴力和色情内容,严格实行网游实名制。

2015年,关键词:网瘾;绿色游戏;游戏文化环境;网吧

人大代表龚曙光认为,网游的成瘾性为社会所公认,游戏在互联网平台上对青少年全开放,无异于源源不断地把一批又一批青少年往游戏成瘾者的路上输送。

全国人大代表买世蕊建议,以立法的手段关闭网吧场所,减少网吧对青少年的侵害,让青少年远离网吧,远离黄毒,健康成长。

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认为,部分电子游戏开涮历史名著、传播色情,呼吁政府各级文化主管部门加大监督、管理、执法的力度,管控不良文化娱乐的传播,为人民群众创造一个充满真善美正能量的文化娱乐环境。

在中国绿色网络建设与青少年健康成长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第5次中国游戏绿色度测评统计报告建议,规范网络建设、限制成人游戏,鼓励绿色游戏发展。

2016年,关键词:网络盗版

全国人民大会代表、腾讯CEO马化腾指出,网络盗版是产业挥之不去的“阴霾”,极大制约了数字内容产业生态良性发展。

2017年,关键词:手游实名认证;游戏消费提醒;未成年人网络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省核工业地质局局长、民盟湖南省委副主委何寄华在两会上建议,加强未成年人手游管理,撑起健康成长“保护伞”。网游企业应严格实施手游实名认证,进行人脸识别;设立未成年人手游服务限制;电信、手游开发及销售商在消费者支付游戏费用时,必须即时发布消费提醒短信,并通过单独的支付密码确认手游消费为成年人或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支付。

全国人大代表郑杰建议,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增加未成年人信息安全保护条款,推行网络信息分类分级制度等有效的保护措施。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文联戏剧家协会秘书长李红梅建议,加强移动端游戏监管力度,禁止游戏公司传播金钱至上的价值观,预防未成年人手游不正常消费,鼓励绿色游戏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建议,互联网企业应当为未成年人及监护人开发提供各类便捷有效的“辅助监护”技术和工具,大力倡导在互联网行业内形成规范、统一、完善的未成年人保护行业标准。

十年的变与不变,到底谁是老大难问题?

年年“两会”,年年都有“游戏问题”被提上议程,文创资讯通过梳理这十年间关于游戏问题的提案发现,随着游戏市场的不断发展,两会代表的提案对象从网游逐渐转向手游,从提议一刀切的关闭网吧转向手游的实名认证,然而,唯一不变的则是青少年的上网问题。

图片 2

无提案不进步,因为两会代表的提案,游戏市场也有着不少良性的变化出现:网页游戏实名制已经基本普及。很多网页游戏都加入了实名认证,要求玩家们填写身份证和名字,并且确认有效之后才能正常游戏。2016年,文化部更是印发《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针对网络游戏实名认证、虚拟道具的使用和流通进一步规范,将于2017年5月1日起施行。

而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问题,是历届与会代表最为关心的问题。年初,《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发布,其中就未成年人网瘾问题提出了一些方案:如对网瘾治疗进行规范,禁止社会戒网与教育等机构体罚、威胁未成年人;对未成年人游戏时间进行明确规定,未成年人凌晨0点-8点不可玩网络游戏;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需要求网络游戏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进行注册,有效识别未成年人用户,并妥善保存用户注册信息;鼓励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和标准开发网络游戏产品年龄认证和识别系统软件等。条例对未成年人上网及游戏行为更多的是一种引导性条例,指引网游游戏成员单位通过进一步规范自身行为,正确引导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行为。

除了未成年人网络游戏之外,网络游戏分级也成为两会代表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现如今网络游戏种类繁多、五花八门,很多都停留在让玩家靠打打杀杀来升级的阶段,无形中让未成年人从暴力游戏中产生暴力的思想和行为;同时,不少游戏中充斥着大量的色情信息,对未成年人具有极大的诱惑性,而迷恋网络游戏的未成年人由于心智不成熟,容易走向歧途,诱发犯罪。由此,网络分级一直都是两会代表提议的热点。然而,现实情况是中国在短时间内很难实现美国、日本那样的游戏分级制度,只有当国内的游戏产业真正发展成型,游戏企业成为主角,正版回归主流,才有机会建立起合适中国的一套分级制度。

当然,除了老生常谈的未成年人上网行为、游戏分级等提案之外,两会代表也有一些比较激进、一刀切的提案,如取缔、关闭社会网吧,也有各种前瞻性的提案如对电子竞技的看好等。但是,无论两会代表如何提案,基本上始终都是围绕保护未成年人上网环境、规范未成年人的游戏行为等展开,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我们的游戏环境越变越好,最终能够得到一个纯净、健康的游戏环境。

作者 | 文创资讯记者樊佩

本文为“文创资讯”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文创资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