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救起时已不幸身亡,广东兴宁这3000条鱼苗全遭殃_水产快讯

村组长排雨水坠入涵洞 警民联手救起已不幸身亡

村民称镇干部承包河道养鱼拒开闸泄洪

1月28日的连续大雨,让兴宁叶塘的黄永坚难受不已。他在新生村下黄京片承包的四口鱼塘,全部涨水,约3000条上斤重的鱼苗遭了秧。“天灾我不怨,这可是人祸啊!”黄永坚认为,这跟下游排水的涵洞被人为堵上有关。

扬子晚报讯(记者 梅建明 通讯员
叶方龙)昨天下午,南京突降暴雨,造成江北地区很多农田被淹。下午1点多,六合区马鞍街道盛岗村村民小组长雷某担心村里的农田农作物被淹,冒雨赶到位于宁连高速公路旁的百亩农田查看受灾情况,在排除涵洞口的杂草时,不幸被洪水卷入洞。当地营救人员从涵洞中救起雷某,他已不幸身亡。

当地镇政府表示担心开闸将致更严重内涝

现场

据该村一位目击者介绍,当时雷某来到宁连高速公路一个涵洞下面查看时,发现2米多深的涵洞已经被洪水和暴雨堵塞,涵洞边上有许多杂草堵住洪水,阻碍涵洞里面的水流流动,他赶忙弯腰去弄开卡在涵洞边上约两平方米的杂草。就在此时,从上游来的一股大水突然直奔涵洞而来,正在涵洞边上弯腰排除杂草的雷某来不及避让,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卷入2米多深的涵洞里。而这一幕刚好被附近栽树的一位村民看见,他立即报警。当地警方和政府接到报告后,立即组织当地110民警、120和119赶往现场营救。而当地的街道、社区及高速路政人员共200名营救人员赶到现场施救。

7月中旬,一场暴雨导致地处鄱阳湖岸的九江市都昌县多个乡镇突遭洪灾。仅在土塘镇杭桥村、珠光村,就有上千亩农田早稻遭河道倒灌的洪水淹浸后,大多绝收,至今还有许多农田中的水没法排出。

排水涵洞被堵田地被淹

由于涵洞下游的水渠有5公里长,已被洪水覆盖,里面水情复杂,也根本看不清。营救人员对沿线展开拉网式搜索,但没有发现失踪人员。为此,营救人员决定降低涵洞水位,由当地政府调来一台挖掘机,将上游一个30亩的塘挖开,泄洪排水救人。下午3点30分,塘被挖开,泄洪开始,约半小时后涵洞里面的水位开始逐渐下降。随后,消防官兵进入涵洞内搜索,很快在涵洞里发现被裹在水草里面的雷某,立即把他抬出涵洞。然而,经医护人员检查后,遗憾地发现雷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据介绍,当地村民得知他们的组长为了给大家农田排水失足落入涵洞,献出自己生命的消息后,纷纷赶到他家里,悼念这位今年才40多岁的好组长。

村民称“天灾”的背后更有“人祸”的因素:多名镇领导干部承包了河道上围堤形成的千亩水域搞水产养殖,因担心鱼被冲走断然拒绝开闸泄洪,才导致河道洪水倒灌入稻田。

在S226线叶塘中学附近的路边,黄永坚指着一处正在“哗哗”排水的泥沟说,镇里的人上午才挖开这条沟来排水,不然水都没路面了。
图片 1
他对记者说,泥沟下面有一个排水涵洞,之前被人用泥土掩埋了,排水不畅,连续的大雨,导致上游的农田菜地被淹,他承包的鱼塘全部涨水(如下图),“整年的经营就这么毁了”。
图片 2
在黄永坚的带引下,记者沿路来到新生村下黄京片。黄永坚在这承包了四口鱼塘,近20亩,养了约3000条上斤重的鱼苗。“我在这承包了5年鱼塘,从来没有被浸过,这完全是人为造成的!”黄永坚气愤地说。

土塘镇政府有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近10年中,镇政府确实有多名领导干部因为某些原因出资参与承包过该水域的水产养殖。目前负责承包经营的两个人也是镇政府工作人员,但不具有公务员身份。至于农田被淹,原因并非承包者不愿开闸,而是堤坝外因鄱阳湖水倒灌水位更高,开闸反而会带来更严重的内涝。

见到记者前来,附近的几家村民也上前一倒苦水。村民罗红梅、张仕芳自家种的菜也全被上涨的水淹了;今年70岁的老太黄会青说,她一直居住在这,从来没有发生过水浸田。鱼塘边的一口一米高的水井,最高水位时被水没过了井口。村民们说,如果不是涵洞被堵,再大雨这里也不会被淹。

千亩粮田遭水淹

村民们说,他们在去年发现排水涵洞边有人填土时,就担忧并向村干部说起此事。去年下半年,随着土越来越多,黄永坚等向镇水利所反映,但没有得到处理。“如果镇里重视,就不会让我们的地方被浸,这是人祸啊。”黄永坚说。

9月7日下午,土塘镇农民汪运喜在自家田埂上走来走去。

镇政府

这个都昌县的“种粮大户”,早已没了往日的神采飞扬。往年这个时候,他承包的150多亩农田里面的早稻早已入了粮仓。可是今年,“颗粒无收不说,许多农田至今还浸泡在洪水中,因为田里的水没地方排”。

调查后再解决损失赔偿等事宜

在土塘镇杭桥村、珠光村,不少村民家位于河道旁边的农田都遭到了汪运喜家一样的情况。

记者跟黄永坚等村民来到叶塘镇政府,村民们希望讨个说法。据了解,涵洞旁的地方多年前原是镇经营的鱼苗场,后取消经营后打算填埋改建垃圾中转站,但因附近村民反对而搁置改建。自去年来不断填埋的泥土,镇相关干部表示不知情,具体何人往那倒泥土不得知。

村民们将记者带到了当初洪水倒灌进农田的河道闸口及决口,村民吕良(化名)介绍说,流经杭桥村、珠光村的这条河流,地处鄱阳湖北汊,往下游走不太远就汇入了鄱阳湖。几十年前,为利于农业建设,当地村民用沙土在河道两边堆成了堤坝,当地人称之为东风圩堤。堤上有个水渠闸口,用来引河水灌溉圩堤外两个村数千亩农田。“东风圩堤水域排水防涝、蓄水抗旱,作用非常大,”吕良说。

该镇主要负责人初步了解情况后,作出承诺,将对黄永坚等村民财产受浸的事情进行调查,如果是工作出现疏忽等造成,政府将承担相关责任。在记者的见证下,村民们和镇政府达成了初步意见,损失赔偿等事宜将经调查后作出解决。

不过今年7月中旬,一场暴雨突袭都昌,境内多个乡镇遭到洪涝灾害。流经杭桥村、珠光村这条河道随着上游水量加剧,河床水位迅速上升,洪水疯狂地从闸口涌进来,直朝坝外上千亩很快就要收割的早稻田扑去。闸门是关上了,但由于洪水将闸门附近的灌溉水渠冲开了个口子,加速了洪水流向地势较低的农田中,“我们有上千亩早稻农田被洪水淹没了”。

水产养殖户不愿开闸泄洪?

表面看来,这场洪水引发农田的内涝是一场自然灾害,但在村民们看来,“天灾”的背后更有“人祸”的因素。“如果那些承包河道水面养鱼的人肯在下游开闸泄洪,降低河床水位,就可以大大降低洪水流量,减少村民们的损失,”吕良说。

原来,在灌溉闸口下游不远处修有一条横坝,用以调节河床水位。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就有人开始承包这个横坝所形成的杭桥港近千亩水域搞水产养殖。

吕良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协议说,1998年4月25日,当时管辖杭桥村和珠光村的杭桥乡政府,出面召集了两个村的代表以及当时负责该水域经营的杭桥水产场,签订了《关于杭桥港水位管理协议》。协议约定:“汛前杭桥港闸门基本上全部打开,其尺寸在1.5米以上,原则上保持内外水位平衡。如遇汛后下大雨,立即开闸排水……”

吕良说:“按照协议的标准要求,今年6月杭桥港的蓄水超高了7米多。群众汛期前多次要求镇政府和承包人开闸排水防涝,但镇里和承包者都不理睬我们,直到7月中旬发大洪水那天仍旧如此。”

“承包者都是镇政府领导干部”

村民们认为,这些承包水面养鱼的人之所以“这么嚣张”,和他们的背景有很大关系,“承包者都是镇政府的领导干部”。

吕良说,2001年,杭桥乡和化民乡被并入土塘镇之后,“土塘镇党委就将(杭桥港)承包经营权收归镇政府,由镇干部及机关领导合伙承包”。

“今年他们的承包合同期满后,我们这些周边的村民应该具有优先承包权,即使愿意出更高的价钱但还是包不到,最后还是被镇干部低价承包了。”村民代表们说,据他们了解,目前有10个承包者,这其中包括副镇长、财政所长等人在内。

“值得一提的是,承包合同为了逃避纪委的追查,还采用了阴阳合同,对外的合同中承包者只有镇干部刘华和杨小平签字,对内实际上有10个人签了字。”吕良说,放养鱼苗之后,刘华和杨小平就经常驻守在杭桥港,防止人偷鱼。7月中旬,有个叫吕宜文的村民无故遭到镇干部刘华和孙汉谱的殴打。

吕宜文向记者介绍,当天下午,他儿子和几个同学去承包经营水域外的河道内钓鱼,因为河道内洪水较大,他担心小孩出事,便赶往河边寻找。在杭桥港旁边,却被承包水面的刘华和孙汉误以为是偷钓鱼的,结果遭到对方殴打。“我在县医院住院期间,刘华又带着4个社会上的人闯到病房来威胁我,企图行凶打人,经过病友和医生阻止,才行凶未遂。”

镇政府干部承包“情况特殊”

9月8日下午,土塘镇党委书记陈茂永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过去10年,因特殊情况,确实存在多名镇政府领导干部出资参与承包过该水域的水产养殖的情况,当初也经县政府同意。目前承包经营的两个人也是镇政府工作人员。”

陈茂永否认了村民关于“要求竞争承包”的说法。“我们给大家出的条件都是‘5万元一年,每过一年递增1000元’,谁接受这个条件就可以承包,但直到今年上半年还是没承包出去。最后,镇里的工作人员刘华主动提出承包。他家在另外一个乡镇承包过水域养鱼,认为自己也有点经验,所以我们就同意了,他和杨小平两人作为承包者和镇里签了3年的合同。”

陈茂永强调说,刘华和杨小平都是镇政府工作人员,但刘华是镇事业编制干部而非公务员身份,杨小平是临聘的司机,没有编制。

村民们先前提出另有包括副镇长等在内的8人参股及存在阴阳合同的问题,陈茂永说:“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绝对不存在阴阳合同的问题,至于是否真有公务员参股,据我了解是不存在的。”

对于干部打人,陈茂永告诉记者,据他了解,那天下午,土塘镇政府综治干部方平华和孙汉谱搭乘刘华的车回县城,刚到三汊港,刘华就接到雇佣在杭桥港看护的工人的电话,说有人偷钓鱼赶不走。因担心双方起冲突,才跟着去了杭桥港。“在现场,因为钓鱼的那个村民对刘华的指责不服,双方就起了冲突。”事后,“刘华去医院找吴宜文道歉,协商解决此事,但他们在协商过程中又因谈不到一块吵了起来。跟着他去的那几个也不是社会上混的,有两个都是有单位的。”陈茂永说。

不开闸系担心更严重的内涝

7日下午,村民带着记者走了一遍紧靠杭桥港的被淹农田。记者看到,很多被洪水浸泡过的早稻田,稻秆东倒西歪,布满泥巴。汪家山村原本有直接通往杭桥港堤坝的道路,但至今许多道路及木桥都还浸泡在水中,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田。

陈茂永告诉记者,7月汛期以及现在还不能开闸的原因,并非村民们说的那样。“今年7月中旬暴雨的时候,虽然上游水量加剧,但下游的鄱阳湖水位也急速上升,并开始倒灌,造成了坝外水位比坝内高。如果开闸不仅排不了水,更会导致鄱阳湖的水倒灌入杭桥港,给两岸农田及建筑带来更严重的内涝危害。一直到目前,那个侧边靠田地的闸门外的水位都还比闸内高,村支书每天在盯着,只要水位一降马上就开闸排水。”

除了依靠开闸排水外,还有个解决办法就是用抽水机排水,但这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政府目前没有这笔资金,村民又都不愿出钱出力,所以一直搁置着。”陈茂永说。

陈茂永表示,镇里将尽快想办法,先将内涝排水的问题解决,然后再次向县里申请资金,争取对杭桥港的闸门水利设置进行维护,防止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文/图首席记者 廖世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